首页» 北医情»

美丽的片断
发布日期:2008-04-07 浏览次数: 字号:[ ]
        今年是医学部建校95周年,时光飞逝,15年就这么一晃。我进北医不久正赶上庆祝建校80周年,立刻卷入忙忙碌碌的筹备当中。编辑学院校庆专号;给素不相识的西藏校友寄“同学录”;在老公卫楼布置回顾展;加班做欢迎横幅;买鲜花、彩带装饰在楼内大厅……,一切好象昨天。85周年、90周年,穿越在时光隧道里,窗外的风景总是那么美丽,留在记忆中很多简单的温暖。岁月是那么经不起推敲和琢磨,在办公室嘈杂的人声里,在伏案良久给自己倒一杯茶,伸一个长长的懒腰,与北医有关的零星碎片像秋天的落叶扑扑簌簌落个满头满脸。
 
        我是91年来北医的,当时公共卫生学院在还在那幢四层老楼。豁亮的走廊、宽敞的大厅,外面骄阳铁流般狂泄,一进楼马上凉快,心情也随之放松很多。院长是庄辉教授,一个没有架子、和气的长者。记得那时他正准备“七五攻关”标书,什么时候找他都在工作,没有休息日。
 
        十几年来,北医到处都有“勤奋”的注解:申请项目的日子里,年过半百的教授写报告到深夜,搭三个椅子在办公室里忍一晚上。中午没时间回家做饭的中年教师,把孩子从学校接回来顺便买两个面包“一人一个”。节假日楼前自行车永远挤得满满的,青年教师、技术员加班做实验。机遇总是“眷顾”这些勤奋的人,学院也因为他们而发展,前进。
 
        毕业生论文交流会上,一学生报告完毕,有专家问“请翻到第10张片子,解释一下表格里的这个数字”。学生看了一会儿红着脸说“小数点错了”。专家语重心长地说“你这一错就是10倍,千万不能马虎,科学的严谨如生命一样重要”。
 
        我负责院简报的编辑和打印工作,记得那次打印好后给同事校对。原则上我应该再看一次再印刷,一懒,省了。院长大怒着把准备发送的简报扔在我桌上,看到红笔勾的巨大失误“中国共产党”打成“中国党”,无法挽回的错误,我无话可说。很多天后开会间隙兄弟单位有人笑着问头儿“你们想另立中央?”旁边的我满脸通红。以后凡经我手出去的文字总是神经质地校对再三“严谨”两个字深深地刻在心里。
 
        讨论“传染病法”修改方案会上,流行病学老专家魏承毓教授嘱咐一定要加上“实事求是”四个字。他说“为什么我们的传染病上报数字不实事求是?有人说世界卫生组织有规定,X种传染病超过100人次就挂旅游黄色警告。我到卫生部要看相关文件,人家说不能看,后找到部长说‘我是全国传染病组副组长,为什么不能看?’最后证明没这个文件。传染病流行是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一旦爆发非常危险,一定要如实上报。”“求实”是北医人做人做事的标准。
 
        这么多年来无论是青年基金评审、科研项目撰写、重大课题论证,还是成果汇报、学术交流,评委们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你的课题是不是创新?有没有人做过,请介绍一下文献查询结果。”“创新”是科学研究的生命,像旗帜高高飘扬在每个人心里,督促着不断进取、超越前人。
 
        北医是美丽的,因为她浓郁的学术气氛,不知疲倦地追求更新、更高、更好。你只要有时间,每天都能听到来自世界各地学者的学术报告。得天独厚的环境,开拓进取的精神、前卫开放的理念,新的知识、方法、技术渗透、启迪、冲撞着人们的大脑,督促着北医人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北医是迷人的,因为她美丽安静的校园。下班经过病理楼后面的小路,喜欢那排高大结实的杨树,几丈高的桠杈古木像极了各色英俊男子:挺拔、坚毅、迎风站立。树叶随着四季变幻着颜色,初春的嫩绿娇媚迷人,秋后的鹅黄文静秀美。踩着沙沙作响的落叶,伴着阵阵蝉噪,夕阳小道上的幽静恬淡让人沉醉。最美的是早上,晨曦透过树荫,洒在读书学生的身上,小鸟们蹦蹦跳跳唱着自己的歌儿,遍地是金子般细碎的光影,恬静美丽的让人不忍喘息。
 
        花开花落,人来人往,95年也不过是历史一瞬。现在是北医最美的季节,五月的槐花铺满一地,淡淡的香甜与浓浓的感伤情怀纠缠着弥漫在空气中,一团团,一缕缕,一丝丝,挥之不去,又是一年毕业时。性急的毕业生们穿着漂亮的学位服在拍照,大门口、图书馆、实验楼前。年轻的医学生们把学位帽抛向空中的时候,也把自己抛向了更远的将来,他们将带着“勤奋、严谨、求实、创新”校训,在人生的轨迹努力地前行,前行!若干年后,回望母校,这一幕永远定格在记忆深处。
 

周小平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