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北医五年 ― 我与北医
发布日期:2008-04-08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2年,我19岁,北医90华诞,我考入了北医,从此我的生活-北医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进入大学之前我幻想的大学是:穿过两旁林青湖碧的小道, 迎面而来的是大面积的主题广场、茵茵绿绿的草坪,以及闪烁着现代化高楼大厦光辉的教学楼及体育馆,而静谧的宿舍楼区仿佛带我们进入梦的世界,每个宿舍都有装空调,再加上睡前一个热水澡,真妙!当然,还要有学校的另一主角--食堂,来自天南地北的美食在此汇集:辣得够味儿,甜得开心,咸得可口,淡得清心......每天不重样,天天吃不腻,而且价格便宜,学生嘛...,嘻嘻...
      
        然而报名的那一天呈现我眼前的是: 煤渣铺地的风雨操场;厕所味很重的电教;陈旧而古老的解剖、生化、生理楼...以及填塞在生理、生化楼之间用铁皮搭建的两层陡峭小楼--北医教材中心;还有那屹立50多年的一点也不窗明几净的多功能跃进厅食堂.只有那稍显现代化的5号楼不协调的矗立在北医之最北缘.绿化没有草坪,没有绿树成林,没有湖光山色,解剖楼东侧堆起的一堆土即便假山也谈不上......
   
        我不禁对天长叹:"为什么?这就我未来8年的大学吗?不公平! 北医呀!全国一等一的学府!怎么会是这个从北门可以一眼望到南门,从西门可以10min悠闲走到东门的小地方,如何带同学游北医呀?"
   
        好心的父亲对我讲:"咱是来学习知识的,又不是来享乐与攀比的,好的学校更注重一等一的教授而不是美轮美奂的园林.","那好吧,反正我前两年待在北大本部."我暗暗地无奈地想.
 
        2003年,一场SARS把北京高校几乎一扫而空,只有我们北医的学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坚守在学校里,更主要的是基于防止人口流动而造成疾病蔓延的流行病学常识.最终我们是安全的,并且很快步入正常学习的轨道.当同学打电话慰问时,我第一次感受到作为北医人的一种荣耀.
   
        2004年,回到北医,虽曾苦于其严谨刻板、一丝不苟,但在经历了解剖、生理、生化......英语教学以及新式的PBL课程的洗礼之后,且不说获得知识的多少,从新认识到北医古老而又有新鲜活力的魅力,北医是在不断革新发展的有无限前景的大学.
   
        200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北医2001年经教育部评审的重点学科有20个,国家重点实验室1个,卫生部重点实验室8个,北京重点实验室1个,各种研究所19个,各种科学技术奖不计其数,在医学领域发表在重要刊物上的文章数目及影响因子几乎年年居全国榜首......北医果然名不虚传,我不禁由心想到.
   
        2006年,进入北医的一家临床医院--北医三院,开始的感觉只能用"其貌不扬"来形容了,可渐渐的听到师兄师姐说:三院的妇产科很牛,运医更不用说了,骨科也是,眼科,消化,心内都很牛.这怎能不让人想入非非......
   
        2007年的四月,我突然发现北医原来的土堆变成了漂亮的步行花园,建起了有着现代外表及齐全设备的逸夫楼,建起了看起来很舒适的留学生公寓,建起了教育超市,丰富了图书馆,还有未来的学生综合服务大楼
,未来的很多很多......
   
        我突然发现原来真正的北医能给人层出不穷地惊奇,不知道未来还会有多少惊奇,希望人间四月天,时间走慢点,多给我一点点时间,一点点去发现.
 
王灵娜
02级临床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