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这就是北医人
发布日期:2008-04-08 浏览次数: 字号:[ ]

    我是1961年考进北京医学院的。60年代,生活是那样的艰苦,“瓜菜带”的日子并没有吓倒我们,相反我们在北医的校园茁壮地成长了。毕业时恰好赶上“文革”,所有同学都被分配到西藏、新疆、甘肃、青海、宁夏、贵州、云南等西部地区。我们没有辜负北医的培养,为建设西部洒下了血汗,有的同学甚至在那里献出了生命。想到这些同学,就让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感到难过。我的同学有的至今仍然在西北艰苦地工作和生活,他们的后代也留在那里。他们为建设西部边陲,献了青春又献了子孙。但是他们没有忘记自己是北医人,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没有给北医丢脸”。

    1978年的秋天,我考取了研究生,回到了阔别10年的北京医学院。恢复研究生制度的第一年,北医只招收了110名研究生。记得那时北医住房特别紧张,我们研究生宿舍是八个人一个房间,除了四张上下床以外,房间里只能摆两张书桌。所以教研室就成了我们的家,有的研究生甚至把铺盖都搬到实验室里。而今知名的唐朝枢教授、马大龙教授、顾江教授等都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历炼出来的。

    时代变了,北医研究生的生活和学习条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常有人说如今的教育在下滑,条件越优越,越不能培养出优秀人才。可我不这样看。最能说明问题的应该是2003年抗击“非典”的那场战斗。当“非典”突袭的时刻,没有停课的大学只有我们北医。在临床一线的700名临床研究生没有一个人作逃兵。那些身穿隔离服,奋战在一线的人中有40%是我们的研究生。在国家有疫情,人民有灾难的危机时刻,他们没有怨言,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他们摆正了自己心灵中的那个天平,他们懂得自己的社会责任,懂得白衣天使的神圣职责和光荣使命。也许你认为他们是一群自命不凡的天之骄子,但在那时,他们知道自己作为一名医学生“救死扶伤”的天职。与国家“和舟共济”,与人民“风雨同舟”,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书写着白衣天使的圣洁和尊严。这就是当代的北医人。

    北医的研究生不辱使命,他们的待遇并不宽裕,学习条件和工作条件也不尽如人意,但是他们完成了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为北医赢得了学术成就;他们参加临床工作,以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为患者解除病痛;他们举办了自己的生物医学论坛,传播着最新的科学知识;他们参加社会实践,为老、少、边、穷地区送上了爱心。这就是新一代的北医人,正在茁壮成长的一代新人。

   长江后浪推前浪,北医95年来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医学栋梁。科学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新一代的北医人一定会让北医走向更加光辉的顶点。


(李春英:原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医学部分院常务副院长、人民医院中心实验室主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