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此情可待成追忆――跃进厅评传
发布日期:2008-05-26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8年3月的一个下午,跃进厅食堂门前,几个学生正在拍照留念。他们的身后的一块木牌上,贴着一纸通知:
 
    “为确保北京大学医学部综合服务大楼工程尽快启动并按时完工,在奥运会开幕前须完成开槽前的场地平整、降水井成孔与局部的护坡施工工作,医学部决定于2008年3月26日彻底关闭跃进厅食堂并于4月1日开始进行跃进厅的拆除工作。跃进厅关闭期间,请广大师生员工到学生餐厅或其他食堂就餐。”
 
    “跃进厅终于要拆了……”看到不断树起来的施工围挡,经过此地的老北医人的感慨里,除了喜悦,还有一丝隐然的留念。
   
    跃进厅,这个颇具时代特点的名字,标示着它的风雨沧桑。半个世纪的老屋,半个世纪的陪伴,半个世纪的烟熏火燎,半个世纪的热热闹闹,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学子,在每一个北医人的心中,这里承载了太多的回忆……

跃进厅旧貌

 

艰难草创:英雄莫问出身
 
    常言道,民以食为天,对于远离父母悉心照料的学子而言,一日三餐更是繁忙学习之余的重要牵挂。作为医学院校,不熟悉北医的人想象这里食堂条件应该比一般院校更好。然而由于办学条件的限制,办伙条件一直差强人意。解放前,医学院没有食堂。除个别条件较好的在饭馆订饭送到办公室外,其他师生员工或自己带饭或在附近小摊上买食,经济条件困难的,中午仅买一两个烧饼充饥。这既不方便,也影响了大家的健康。解放后不久,后勤部门积极创造条件,因陋就简,开办食堂。50年代,菜园盖了大饭厅,即跃进厅,解决了吃饭难问题。
 
    由于年代久远缺乏记录,跃进厅的具体开工、竣工时间尚未查找到相关资料,我们只能从“跃进厅”这个名字和设计图归档时间推测它大致建于1958年。据医学部档案馆保存的工程资料记载,这个工程名为“北京医学院学生食堂”(工程号:58288),建筑面积3078.56平方米,混合结构,使用量为3000-3400人,由北京市城市规划管理局设计院1958年7月设计。从设计图上可以看出,虽名为食堂,但是将其做为一个多功能厅设计的。大厅北侧有舞台、广播室、化妆间、浴室、厕所;东侧主要为操作间、库房和售卖柜台、病号饭窗口、办公室、锅炉房;南侧为门厅和清洁台,二层为放映室;西南侧为水管线。另外,冷库和菜窖设在今家属区24号的位置。
 
    据老北医人讲述,那时跃进厅的陈设仅仅是笨重八人木方桌,摆放着板凳。60—70年代,跃进厅内只有东侧的学生食堂,大约在1985年前,东侧北边食堂为学一食堂,东侧南边为学二食堂,分院系就餐。当时,炒菜用的是直径足有1米5的大铁锅,菜铲则是铲土用的长把方铁锨,盛菜的则是现在基本上销声匿迹的直径足有半米多的大生铝盆,且一锅菜就能出四五盆。由于物资的缺乏,1996年以前,跃进厅供应的主食基本是馒头、花卷、包子“老三样”,以萝卜、白菜、土豆为干将的仅十几个菜的菜单长期坚守岗位,猪肉为统购的带肥膘肉。
 
    虽然条件是简陋的,伙食是单调的,油水是稀少的,然而在那样的年代,我们仍然有理由感谢跃进厅,感谢这个几十年如一日地提供温暖饭菜的沉默英雄。
 
 
曾经的忙忙碌碌
 

曾经的忙忙碌碌

 

 
 
身兼多能:既充实肚皮又充实精神
 
    1995年前,跃进厅不仅是医学部唯一的学生食堂,还是集会议、放映、餐饮于一身的多功能场所。每年开学典礼、毕业典礼、学校及各个系处开大会、政治学习都在跃进厅。赶上逢年过节文艺汇演、世纪千年舞会、学生才艺比赛同样在此举行,甚至在跃进厅的舞台上出现过曾经是中国顶级的时装模特叶继红及李光曦、景岗山、戴军、田震等影视明星。每周至少一次的电影在这里放映,每次周末舞会在这里举行,而至今学校师生还是在这里迎来新年的钟声。
 
    直到1996年会议中心启用,跃进厅这个多面手终于不需要那样忙碌热闹了,其功能逐渐还其本来面目。
朴素而又温暖的跃进厅,就像一位老友,笑迎海内外学者、广大师生,是个既飘荡着饭香又充满欢笑,既充实肚皮又充实精神生活的地方,见证了医学部半个世纪的变迁和历史,留下多少快乐,多少回忆。
 
 
新年的钟声曾在这里敲响
 
 
多少快乐,多少回忆
 
 
2006年的神厨大赛
 
 
2006年的研究生舞会上
 
 
2007年的蛋糕节
 
 
 
 
燕子衔泥:点点滴滴亦关情
 
    跃进厅的发展速度并不如其名,而是燕子衔泥似的渐进,一步一步、点点滴滴的建设,无不凝结着学校领导的关切、凝结着后勤工作者惟愿师生员工满意的真情。
 
    跃进厅在硬件方面从设备设施到就餐环境不断进行了改进。桌椅从笨重八人木方桌、长条板凳到铁木结合桌椅,最后换成了漂亮的塑钢材质。大铝盆逐步换成了不锈钢中盆,又换成了不锈钢小盆,直至今天变成了不锈钢方盘、套餐盘碗。大灶被拆除,使用小灶,标准投料,一锅菜出十个、五个甚至是一个单炒,丰俭由人。
 
    约1985年-1986年,当时的膳食科为了提高厨艺,还专门聘请厨师将学一食堂改成内部职工培训班,传授主食糕点、烹调技术并售卖。培训班停办后,学一学二食堂合二为一,统称学生食堂。
 
    1992年,伙委会成立。这是沟通食堂工作人员与就餐学生之间信息的桥梁,多年来在办伙食工作中,通过伙委会反馈同学们的意见和建议,增强了透明度,增加了同学对伙食工作的了解,促进伙食工作的开展。
 
    1994年暑假后,食堂不再使用饭券,安装了微机售饭系统,更卫生和方便。
 
    1998年10月饮食部门自筹资金2万元,建立食品化验室,食物化验人员每天对公用餐具及熟制品抽样化验。通过严格的监督检查和预防工作,跃进厅从未发生一起食物中毒和食源性疾患。在1999年9月全国城市卫生检查中,跃进厅得到了检查团的肯定。
 
    1999年暑期,跃进厅增加了售饭窗口,缓解了买饭排长队现象,并对下水、电器线路进行了改造,对原有的电脑餐饮系统进行了升级换代。将餐桌椅全部更换成玻璃钢联体桌。
 
    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随着医学教育事业发展和扩招,跃进厅三餐就餐人数高达6000人次每天。2000年,跃进厅西侧改建,增加了南北风味小吃、炸鸡套餐、湖北风味等多个风味小吃窗口,丰富了学生伙食,增添了花色品种。
 
    2004年暑期,饮食部门自筹约50万元资金对跃进厅进行了装修。跃进厅室内进行了粉刷,更换吊顶,按装吊扇、装顶灯,改善光照,悬挂彩色电视,改造舞台并在正中间放置大彩屏电视;另外,还安装了不锈钢售饭台和宽敞明亮的玻璃售饭窗口,购置了2500套餐具、不锈钢全自动洗碗机、紫外线消毒碗柜等,用不锈钢炊具设备替代了老旧设备。通过改造装修,使跃进厅的面貌焕然一新,就餐人员由原来每天3000多人次增加到6000人次左右,每天经营品种也达100多种,基本满足了不同层次的需求,学生对伙食工作的意见明显减少,满意率提高。2005年,为了就餐卫生,跃进厅还投资近5000元安装了电子灭蝇灯。
 

曾经的人山人海

 
龙钟沧桑:跃进老矣,尚能饭否?
 
    尽管有不断的维护和装修,鞠躬尽瘁几十年的跃进厅终是渐显老态。在医学部创建世界一流医学院的征途上,它已力不从心。
 
    跃进厅墙体出现不同程度的剥蚀和裂缝,经抗震鉴定,主体部分纵横墙交接处拉结筋的强度不够,砖体砂浆强度较低,抗震横墙抗剪力不足。墙面严重脱落、残蚀,门窗关闭不严,窗户大多数糟朽变形,上下水管道严重腐蚀,暖气管道已腐蚀,电气设施老化,需改造增加容量,操作间不符合卫生、防疫标准,设备老化。
 
    跃进厅卫生状况堪忧,光线阴暗,内部通风不好。尽管凡是在大厅内操作的摊点全部搬进食堂操作间,饭厅内仍是油烟弥漫。当时曾有人这样调侃:“一阵风刮过,师生们成了灰头土脸的民工——操场黄土吹的;吃饭过后,校园里多了很多炒菜大师傅——跃进厅熏的。”
 
    关于跃进厅就餐环境差、基础设施差、就餐拥挤,渐渐成为同学们呼声最高、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平心而论,就餐环境确实非常差,这在北京高校中也是少见的。而2006年的降级事件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将勉力维持的跃进厅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06年12月6日,海淀区食品卫生监督所召开“量化分级管理”会,北医学生食堂受到了降级处罚。这一消息经电视、报纸报道后,在医学部师生中引起了巨大的反映,一夜之间,校园BBS上骂声四起,引起了医学部、北京大学的高度重视。12月7日,由于检查所出现的问题全部集中在“风味小吃”窗口,后勤与基建管理处立即从12月8日起清退风味档口,原承包经营单位人员全部撤出;同时增加其它窗口菜的品种和菜量;加大卫生整改力度,提供安全卫生的就餐环境;提高食堂员工服务意识,改善服务态度。同时,对于其它地方的有关饮食场所、小卖部一并进行了整改。
 
    此次事件给医学部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但也给后勤工作敲响了警钟,后勤各级负责人和职工都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震动。对于学生食堂此次出现的问题,后勤与基建管理处和后勤党委进行了深刻地检讨,并保证进一步改进服务态度,提高服务水平,努力营造一个舒适、和谐、安全的就餐环境。时缘餐厅装修改造的步伐不由加快,博士苑餐厅、禾园餐厅的改造同时着手进行。
 
    风味小吃清退后,为了缓解就餐压力,丰富菜的口味品种,2006年寒假,跃进厅将原风味窗口进行装修改造,经与多个餐饮企业联系和比较,引进了北京金紫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该窗口以港式和粤式风味为主,经过充分准备,于2007年3月9日正式营业。2007年8月30日,由原时缘餐厅改造而成的新学生食堂开始试营业,原跃进厅工作人员悉数迁入,跃进厅东侧窗口改由原禾园经营。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跃进厅拆除。
 
    新学生食堂营业后,相形见绌的跃进厅门庭冷落。当我们走进有些昏暗的饭厅,踩着微微发粘的水磨石地面,看到稀稀拉拉的就餐者,不禁会感叹:跃进老矣,尚能饭否?
 

曾经的烟熏火燎

 
 
华丽转身:期待学生综合服务大楼早日建成
 
    出于彻底改善学生的就餐环境,充分利用土地资源,将学生食堂集中管理,以及腾出位于学生宿舍内的管理用房,满足团委、学生会、研究生会及学生社团活动空间两方面的考虑,跃进厅的改建早已提上了医学部工作的日程。其前期工作一直在努力推进。
 
    2003年6月9日,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批复规划意见书;2004年12月7日,教育部批准立项;2005年1月,设计方案招投标,报规划委员会审批;2006年上半年,施工图纸设计以及人防、消防、交通、环保、防疫、绿化审批;2006年12月6日,教育部批复可行性研究报告;2006年12月25日,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批复规划许可证。
 
    2007年4月20日,跃进厅开始拆除,5月12日,陪伴北医50年的跃进厅结束了它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变成一片平地。
 
    当我们看到那尚未清理完毕的满地砖头时,是否还记得那里的一切,记得那些宛如昨日的回忆?我们也许会怅惘,但更多的是期待罢,期待这里早日建成一座新的建筑——学生综合服务大楼。据规划,该楼面积20000平方米,地上4层地下2层,其中学生食堂6000平方米,职工食堂1000平方米,留学生食堂2000平方米,学生浴室2000平方米,设理发、银行、邮政、小型超市等学生服务设施1500平方米,学生会、团委和学生社团6000平方米,其它辅助设施1500平方米。
 
    新楼将掩盖旧址,而我们相信跃进厅曾经的温馨陪伴仍然不会被北医人忘记,我们更愿意把学生综合服务大楼看作是跃进厅这位老友的——华丽转身。
 

破土动工

夷为平地

共同期待跃进厅的华丽转身——学生综合服务大楼

 

注:感谢医学部档案馆、饮食服务中心王振江、颜淑琴等提供有关资料。

 

 

(后勤与基建管理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