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北医*映像(一)
发布日期:2008-11-03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4年7月-2006年2月,我在这里。
    在一个规规矩矩的空间里,时间的流逝似乎都放慢了速度。转身抬眉间,在不经意的时时刻刻,对于周围的东西,就已经由于过分的熟稔产生了必然的忽视。回想一年半的时间,似乎生命都在以某一种固定的周期进行着简单纯粹的轮回。一些本以为复杂的情绪现在都已经化为淡然,不论发生了什么,存在就是最大的肯定。

    走之前,把每一条曾经匆忙或者闲适中踏过的路重复了一遍。当然,这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一个清爽的冬日午后就已经足够。用相机在平行双眼视线的高度拍下这条路上曾经一次次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些,放在这里,聊作两个冬天一个春秋夏十九个月的纪念。每一张图片都没有经过任何处理,这个午后眼中的真实光影将成为一个证据式的定格。生活本来就不需要用粉饰来幻想??我在这里学会享受该属于自己的美好。


 

--北门

    此门面北,故称北门。由于高度适中,与宿舍楼有最近直线距离,它成为午夜的最佳归途。伸缩门的支架部分是翻越的有力工具,如果运气好,还有保安哥哥在旁边的小房子里笑眯眯地注视着你,似乎在给你加油。

--中心楼

    这就是无数精美的门面照片中气势磅礴的大楼了。

--会议中心

     2002年的夏天,被集体用大型客车拉至此地,聆听开学典礼上校方领导的谆谆教诲,呼拉拉一大帮人应声而起,举起右手放在额旁,学着诵出“医学生誓词”。这个过程是我几度想象过的,而当它忽然而至时,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2002年的夏天,在这个会议中心的正门前,茫茫然的一片新生中第一次见到一个朋友,后来他最早地离开了我们这个本该一起生活八年的班级。不知为什么,登上汽车抬眼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至今清晰如昨。
    2002年圣诞,参观过一次演出。班里有一个节目,尽管没有参与其中,但是当时我的心里填满快乐。
    2005年秋天,在这里看过北京青年业余越剧团的红楼梦越剧全本。

--生理楼东门 生理楼正门 生化楼东门 生化楼正门

     生理楼是进入北门后的第一幢教学楼。东门是我们从5号楼拔腿右转直线到达的小门。进去后有一、二教两教室位于东西两侧。5-6节课在这里上是相当人性化的,1点10分午睡完毕,避开电梯的rush hour,步行下降十一楼,一群人唧唧喳喳慢慢晃着来这里,只记得总是笑得很开心的这一路,午后的阳光特别灿烂。
    从生理楼正门进去,可以看到楼梯夹层正中的一个铜像,据说是生理系王宪老师的爸爸。我们当时很是唏嘘过一阵,有一个铜像爸爸在自己每天工作的地方注视着走来走去的自己会是怎样一种感觉。
    机能实验的实验室都在生理楼。博迪的实验室也在这里。只从外面看过那房间的窗子,午夜时分整座楼唯一亮着灯光的窗子。
    珊姐现在的药理系实验室也在这里,曾经进去帮她给小鼠换垫料。一个需要屏息进入不过不觉间就嗅觉脱敏化的房间。
   

    生化楼在生理楼南面,东门也是我们最常进出的地方。东西两侧有三、四教。
 曾经在生化楼正门照一集体照。砖红老楼透露出的安详环境里,照片里人人笑容十分之可鞠。照片放在一本叫做《燕园医学生》的书里。书里收录所有02长学制学生离开燕园时所作“所感所怀”文章各一篇,细读可发现无数曾作为各人文社科类通选课论文提交过的文章再次出现。书是有出版号正式发行的,定价49人民币,作者没有稿费,每人赠书一本。

--生理生化楼之间

     小路东面有平房两排,为自习教室。在此上过预防医学习题课。曾有基础班一大哥著名的咳嗽声从隔壁如雷贯耳地传来。

    灰色平房是网络中心。

--生理楼前夹道

 

(摄影/文: FLY的NEVERLAND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