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思绪在激情中飞扬
发布日期:2008-11-05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8年,真的是不平常的一年。对于国人来讲,有着太多的惊谔、悲怆、感动、激情、凝聚、难忘、振奋、自豪……,每一个国人,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和视野体会着那些百年难遇的事件,用自己的价值判断来评述着事件表面和背后的人文与哲理。对于我自己来讲,今年生活中所经历的,尽管与国家的大事无法相比,但每一件都因其独有的意义,让我激情难抑。特别是国庆节前后,连续不断受邀参加的各种各样的庆典活动,更是让我心生万千感慨。
 
    2008年,是一个庆典非常集中的年份。我参加过的,除了校外的,本校庆典就有很多,比如第一医院内科大楼落成仪式、人民医院建院九十周年文艺晚会、第三医院建院五十周年庆典大会、口腔医院新医疗大楼启用仪式、医学部跃进厅原地改建奠基等等。虽然参加这样的活动确实非常劳累又消耗时间,但我是带着情感去参加每一项活动的。也因为有着这样那样许多的感情,所以,这些活动在我看来就不是简单的一种仪式或是一时的喧嚣,而是让我可以从表象走到背后去体味更多的东西。有形的表现方式毕竟要受一定因素的限制,而无限的思绪和遐想,却能带给人心灵更多的感觉和情愫。
 

北大医院新大门

 

 
(一)
 
    这几年分管基建工作的原由,对于参加第一医院内科大楼落成、口腔医院新医疗大楼启用、医学部跃进厅原地改建奠基等庆典活动,我的感悟似乎更具体些。
 
    众所周知,北医是国内最好的医学院校之一,但由于历史和资金等原因,校园环境和相关设施一直都相对比较滞后。这两年的校园环境改善了许多,但是在基本建设上,还是步履艰难。因此,跃进厅可以得到改造重建,是许多北医人最为欣喜的事情。这个校园里唯一的一个学生综合大食堂——跃进厅,终于在服役了五十年后,得到国家的批准:原地改建。这个项目从规划立项到正式开工,历时比较长。从2003年6月9日获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批复规划意见书、2004年12月7日获教育部批准立项,到10月7日正式开工建设,5年的时间过去了。这5年来,参与此项工作的人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真切体会。
 

跃进厅旧貌

学生综合服务大楼奠基仪式

 
    主持开工仪式过程中,我的内心百感交加,好多次几欲潸然泪下。相信现场的很多北医人,内心除了热情和期待,还有些许不舍和伤感。可以说,跃进厅承载了58年后来到北医学习和工作的一代代北医人太多的情感。这个大食堂是集餐饮、舞会、开学典礼、毕业典礼和各种纪念大会的场所,特别是每年的迎新年舞会,已经成为学院路远近享有名气的活动;这个大食堂里的熬白菜、干烧肉等几道菜,至今让老北医人津津乐道、回味无穷。两年前医疗系80级校友返校聚会时,专门到跃进厅找到当时炒菜的师傅,点名这些菜肴。这两年回母校来的校友,大多数都要到跃进厅留影纪念,他们对跃进厅的感情是复杂的,有眷恋,有亲切,有期待┅┅,历史毕竟是要向前发展的,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必然要退出历史舞台,跃进厅也一样。我是一个非常恋旧的人,虽然跃进厅在建筑结构和外观上并没有什么特点,但是她在北医人必不可少的生活中所独有的印记,还是让我难以割舍。在保留与发展的矛盾中,我期待着寻找一个合适的方式,能在新的建筑里体现一些让人温暖的记忆。
 
    医学院校的基本建设,医院的规模和速度超过医学教育本部,这是和医院得天独厚的各种条件分不开的。从主管医学部的基建工作角度考虑,对于医院环境的改善与建设,我个人是持正面意见的。除了所在地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影响,我认为,医院环境的建设非常重要。单从以人为本的基点来看,一个人出生第一眼看到的世界是拥攘杂乱、悲凉无奈,还是温馨美好、欣喜好奇,他离开这个世界前感受到的是痛苦挣扎、惶然恐惧,还是温暖亲切、留恋满足,周围的环境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当然,处在病痛之中的人们,更是无不向往身在洁净有序的环境中接受治疗。应该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医院的改革始终没有停止过,医院的建设也一直在艰难中发展着。我觉得,不管是福利因素多一些,还是市场因素多一些,医院的基本建设,应该始终是国家关注并且要重点投入的。也正是国家的关注和投入,我们所属的各个医院在这些年相继建成了现代化的新的外科、内科和综合门诊大楼。
 
    由于工作的原由,我渐渐开始关注并思考关于规划与设计以及建筑之间的联系,尤其对于建筑学领域所涵盖的文化元素,更是常常引发我内心深处的思索。我们几家所属的医院新近完成的大楼,内部结构和环境都美观、实用,其外观也都很现代、壮观,矗立在喧闹的都市中,很符合时代特征。但,远远看去,他们几乎被淹没在周边的办公楼、写字楼群中很难区分出来,为此,我总觉得缺了一点点什么。我以为,建筑除了其实用性外,还应该是一种历史文化的承载,对于我们的大学和大学所属医院来说,其中的建筑应是可以折射深厚的历史文化和精神内涵的。如今的建筑风格时尚的元素是足够的,但缺乏了传统和文化精髓的融入,这一点,多少让人有些伤感。
 
(二)
 
    现代建筑要想彰显历史文化的印记,相对来说,是件复杂而不易实现的事情。运用文字和图片再现历史、传承文化,对于我们来说,应该不是太难。所以,不论是千年、百年、五十年、三十年、十年,只要是过去式了,我们就可以收集、整理、编纂、梳理已经发生的事件成为一段“历史”。
 
    “修史”,是有着悠久文明史的中国人的传统和爱好。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范晔的《后汉书》,陈寿的《三国志》等二十四史广为中国人耳熟能详,其中司马迁更是为后人称叹。不仅因为他甘受屈辱完成修史大业的精神,更因为他的修史理念。他对搜集来的材料,认真分析和选择,以求客观公正的态度,以及他不唯权不畏官的传人手法,后人难有及其项背者。毋庸置疑,对于历史的梳理和记载不仅可以给后人提供丰富的史料,延续文化的脉络,更重要的是可以帮助后人知道怎样“扬弃”才有利于发展和前进。因此,唐太宗李世民曾感叹“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培根亦有言,“读史使人明智”。
 
    我在大学主修的就是历史,四年的熏陶和训练,逐渐养成了强调修史人的审慎与客观和读史人的分析与判断。因此,当王杉院长再三邀请我去参观他们的90周年院史展时,我心里是为难的。因为在我们当今的院史、校史展等等,似乎都有了相仿的模式,都很难摆脱撰稿者或者说当事管理者的主观意愿,难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普遍来讲都在歌功颂德,当然我们需要歌功颂德,但是能使人在历史文字、文物面前去触摸历史,去思考变迁,去和未来对话,只有在国家级的博物馆里才能体会到。至于想从中追寻历史的脉络、体味文化的内涵、感受不同的理念,则近乎奢望。记得两年前,我曾经因为一件具体的事情和一些医学生谈到应该关注学校发展的历史问题时,公共卫生学院的曾军同学,和我在网上交流对现有校史的看法,他说:回到医学部图书馆,找不到一本有趣的、适合我们学生阅读的校史。他用自己犀利的语言批判着现有校史的写作观点,尽管我并不完全赞同他的意见,但是我理解他和他们这些有思想又渴望从学校发展的历史中汲取智慧的年轻人的内心愿望。我主持过医学部从八十年到九十年校史的撰写工作,体会到有许多的限制与束缚,特别是刚刚过去的事情和人物,当事者都还健在,一般情况下是很难达到纯粹客观的陈述事实。
 
    但是,当我看到人民医院院史展的那一瞬间,布置的简洁、新颖吸引了我。开场跃入眼帘的,是陈列在医院大厅里的建院碑文;收尾的巨大照片是现今在人民医院工作的所有人员组成的一张巨幅“合家欢”。整个院史展是在人民医院科研楼的一个公共区域,占地不大,却设计巧妙地以电子索引、图片、文字、实物等表现形式,展示了人民医院的九十年历程。让我感动的是全体人民人的“全家福”照,这样的尊重个体,尊重每一位默默无闻的普通员工,敬意油然而生。历代人民医院人几乎都可以在他们的90年庆典院史展中觅到踪影,画册是几乎所有院史、校史必不可少的印刷物,而做过画册的编辑者都知道选片子的辛酸。我后来发现,在他们的90周年纪念画册中,每一位正在人民医院工作的人,无论是大牌专家教授,还是普通的医护人员;不论是现任的管理者,还是默默无闻的工人,都以不同的形式置身于画册中,以“人”为核心,梳理90年的历程,真实、朴实而庄重,这是我参观人民医院院史展的最大感受。
 

人民医院院史展

 
    停留的片刻,这种利用公共空间布展的形式使我想起似曾相近的场景。1995年第一次到美国NIH参观,走进大楼看到的一幕,是大楼的一层和很多公共空间,诸如一个楼梯转角,一个小小的走廊里的开放休息间,一面展示墙,陈列着历届获得诺贝尔奖学者的巨幅照片以及关于他们的简单的文字叙述。NIH没有独立的陈列室,但是在那个大楼的公共空间里,你都能不经意间看到一段关于NIH的描述,一个曾经哪位前辈用过的仪器,几幅带着历史烙印的照片,那种非刻意却精心的对于NIH历史和文化的表达、纪念和传承,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愿意让人靠近。由此让我想到了在学校的公共大楼的空间,也该设计一些历史的情景,让学生、老师和来来往往的人,能在匆忙中停下脚步,沉静地思索,在有限的空间和无限意境的画面中,认真梳理历史,客观认知现实,谦虚的表达对前辈的尊重、对同行的尊重、对历史的尊重。
 
(三)
 
    人民医院九十周年庆典,我的思绪仿佛被搜索引擎不停点击,记忆的闪回条目不容我细想一条条快速滚动而过,以至于后来的很长一段日子,我还会突然沉浸在其中的某段遐想之中。
 
    回忆中最鲜明的,是从晚会联想到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东方红》以音乐与舞蹈的表现手法,再现我们的国家和前辈们在近代所遭遇的苦难、动乱以及过程中艰苦卓绝的抗争和奋斗,使我们从小不仅从教科书中了解到这一段历史,而且通过生动形象的表现,加深了我们的记忆。因此,它给几代人,特别是我们这一代人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东方红》的表现手法,在其后的许多大型演出中被运用,但都没有被超越。当然随着时代的不同,许多更符合现代潮流的表现形式和手法也不断地应运而生。我曾经在筹备2002年北医九十周年庆典大型文艺晚会的过程中,提出过类似这样的想法:能否以音乐、诗歌、舞蹈、小品等形式把九十年来北医的建设发展过程,史诗般的表现出来。因为常规的文艺晚会,都是由各个单位自己编排一个节目上报,组织者再根据这些节目的特色和晚会的需要,串联编排即成。当时我想,如果能够集中撰稿和编导,特别是通过组织者的精心策划,用晚会的形式回顾历史、立足现实、展望未来,教育意义和影响一定是巨大的。当时负责此事的宣传部王文英副部长非常认同这个想法,但是苦于无人撰写总提纲,实践起来困难太大,故而未成。
 
    时隔六年的今秋,人民医院建院九十周年的庆典晚会在梅兰芳大剧院举行。王杉院长和陈红书记一再相邀,盛情难却,我本来是抱着恭贺与祈福的心情去锦上添花的,没承想现场受到了一次深刻的院史教育。台下的我,不仅因自己六年前对庆典晚会的设想在如今的人民医院院庆晚会中不谋而合得以实现而感到欣喜,更是为一所医院的成长、发展过程中的艰辛、挫折和医院人的执着、拼搏精神所折服。心中的澎湃与激动,至今难以平复,几次提笔,都因为思绪飞舞而无法理性的集中而搁笔。两周过去了,张嘉庆教授身着志愿军军服的身影,栾文忠教授发自肺腑的关注农村医疗卫生的倡议,开创医院的九位年轻的先驱再现,一直在我眼前萦绕着,挥之不去。我知道自己内心的感动必须要写实下来因为我想将这种感动延续。
 
    晚会上,几代人民医院人满怀深情恣意抒发着对医院的爱。台上或热烈、或沉静、或肃穆、或激昂、或感人的表演,让台下的观众和演员一起重温了人民医院九十年的风雨历程。开场时,王杉院长和陈红书记在大家熟悉的《生日快乐》歌中缓步走向舞台,他们这两位现任的医院管理者关于院史简洁明晰的梳理,让观众席上的院内院外人,再次对人民医院心生敬意。随后,五十三年前降生在人民医院的主持人董浩以讲故事的方式,谈到了自己和人民医院的渊源,谈到了这家经过九十年磨砺的《中央医院之缘起》,使听故事的人恍然觉得,却原来,中央医院和人民靠得一直是这么近。历史的车轮滚滚,当钟惠澜、司徒展、关颂韬、谢元甫、林巧稚、孟继懋、曾宪九、冯传汉、吴阶平等九位杠鼎专家以情景剧的形式被如今的“人民人”再现大家面前的时候,当张嘉庆教授衣服上别着自己保留了半个多世纪的军服番号身着志愿军军服走上院庆舞台带头高唱《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的时候,当王德炳教授等一行老教授和一批年轻的医务人员共同高唱《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时候,历史和现实的画面交替在眼前闪回,我想到了父辈们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建国以后的所有经历过的重大阶段,心里是一种久违的热辣辣的感觉。1918到2008,从北京中央医院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虽然我不是其中一员,但是我真的能够感受到人民人90年传承下来的那份沧桑和厚重,使命和希冀。医院创始人伍连德博士“查房”工作的情景再现,让大家对于老一辈医学专家严格、严谨、严肃的工作作风,看在眼里更是深深的记在心里。已经痊愈的血液病患者也应邀走上舞台,诉说作为病患如何体会人民医院为人民的感受;来自四川灾区医院院长的心声,则讲述了人民医院帮扶边远灾区医疗同行始终如一的执着精神……整台晚会,我就是这样一会儿被带进不同时期的历史情景,体会着艰辛与磨难;一会儿又被拽回到现实中,品味着活力与激情。
 
    看得出,每个节目都是被纳入人民医院90年历史这条主线精心组织而成,台上是融入中国历史大背景中人民医院90年历程的史诗式再现,台下是不停舞动红丝带的观众的感情迸发,现场的气氛,至今感染着我,激荡着我。94岁高龄的前院长冯传汉教授、前院长杜如昱教授、院士陆道培教授以及历代专家学者、各部门、全院人的参与,让我明白了人民医院凝聚力之所在,文化底蕴之深沉。“本仁恕博爱之怀,导聪明精微之智,敦廉洁醇良之行”。这是人民医院创始人在建院之初立碑铭志中的一段话,此次院庆梳理院史中,被提炼出来作为院训的确恰如其分。那一刻,我读懂了人民医院这个集体,读懂了王杉院长和他的团队的策划与用心以及他们借院庆之机,想要传达给世人的东西。尽管我知道,我们由于背景、经历以及所学专业和所处的环境不同,也许在大学管理、大学医院管理等等诸多方面有着不同的见解甚至观点还会有矛盾与冲突,但是,根本的是,我们尊重历史、尊重不同学科领域所培养的思维方式和看问题的视点,同样喜欢追求事情的本真、愿意执着于自己的理想并为实现其理想而敢于创新、甘愿付出、勇于追求完美且享受“与我心有戚戚焉”的快乐。
 
    记得当大合唱《同一首歌》在剧场唱响的时候,很多人的眼眶都湿润了,我想,那时的激动绝对不单单是受到现场气氛的感染,医院发展到今天所经历过的种种在舞台上的浓缩再现,一定是触发了现场很多人民医院人内心最柔软最真诚最珍贵的情感。
 

 
    我一直觉得,一次庆典应该不只是大家聚集一起享受片刻的欢愉,她带给我们的,应该是历史、现在、未来的交汇,她让我们感受到的,除了瞬间的狂欢与快乐,更应该含有对历史的思考,对现实的思辨,以及对未来的展望。很庆幸,这些,我在人民医院90周年庆典晚会上都看到了,而且感受是那样的深刻。

    再过四年,我所热爱的北医就要庆祝她的百年华诞了,这所中国人自己创办的第一所国立西医专门学校,亲历了中国过去百年来的风雨飘摇和改革发展,我想,到北医百年庆典时,我们可以一起回味的一定更多。我的思绪,从搁笔的这一刻起,又要开始在激情中轻舞飞扬。

(作者:理 应)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