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凝聚祝福心,追梦北医人 ㈣ 护理学院2008届毕业生感言
发布日期:2008-11-10 浏览次数: 字号:[ ]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这追梦的季节里,2008届毕业生已经离开母校踏上多彩的征程,开创美好的未来。母校永远是你们心灵的港湾、梦想的加油站,你们永远是母校的骄傲与希望。北医校友会,将满载深深祝福的08届毕业生感言与大家一起分享,以此来珍藏每一个北医人对母校的情感与思念,寄托母校对每一位毕业生的厚望。

 

那些日子

    想想已经是五月了,曾经以为五年很长,现在发觉,其实也很快。我有时想,毕业的时候我会不会哭,因为经常假装很坚强,那个时候,舍不得,怎么办......

    来北医的第一天,穿一件淡紫色的衬衫,马尾辫上是淡紫色的头绳,还记得妈妈站在跃进厅门口等我报到注册。这一切对于一个来自远方、没出过远门的女孩子来说太陌生,在住宿学校待惯了的我,怯生生地问了班主任一句:“老师,还有一天正式开学,周末能和妈妈出去逛街吗?”

    一直觉得这个家并不大,很快对每一个角落都熟悉起来,可是快要考试的时候,为什么连从自习室到食堂都会觉得远?刚来的时候,朴素的风雨操场经常尘土飞扬,远远看去,总怀疑它够不够400米,可是每次12分钟跑的时候,为什么觉得它是那么的宽广......

    渐渐的,我们有了新的操场、新的教学楼、新的食堂......而我,也渐渐地成长了,不再是那个绑着淡紫色头绳的小丫头。在北医的日子,忙碌而又单纯,虽然经常被数不尽的考试折磨得要死要活,但回想起去图书馆占座、自习的样子,又是那么的快乐。还记得那时候那张傻乎乎的脸,快要考试的时候,背个大书包,愁容满面的去上自习,几个同学围着一张大桌子,哗哗的翻书,沙沙的写,有时候抬起头来,看见对面那个也正傻傻的看着我,然后两个傻妞抿嘴一笑,又开始埋头苦读。那个时候天天喊累,天天喊苦,叫嚣着这厚厚的书本埋葬了我的梦想。可当我在临床实习,面对一位位患者,我才知道,是谁给了我梦想,还给了我找寻梦想的力量。

    在这个只有女孩子的班级,初来乍到的我有些失望,连个男孩子都没有,我上哪里去寻找我的爱情?流氓出现的时候,谁来保护我?可是慢慢的,没有王子的日子里,在我悲伤失落的时候,有那么多的人支持、陪伴着我。虽然没有爱情,但我发现了爱......

    那些数不尽的曾经,还有那个在篮球场上穿着深蓝色上衣的男孩,虽已远去,却依然清晰。匆匆的五年,却已是五年。

2003级护理学本科

郑奕

北医的树

    五年光阴,一千八百天,四万小时......大学生活留给我的不仅仅是这一串数字。成长的痕迹,留在北医每一间教室,每一个食堂,甚至一草一木之间......

1.最爱银杏

    从来不知道银杏还可以长得如此挺拔健美,西侧报亭处的几株,便是其中的翘楚。每次经过它们的时候,我总是想,它们静静的矗立在这里多久了、看到过哪些医学大师的步履匆匆;站在上下课必经的甬路一侧,迎来送往,为学子们蔽日挡雨,是不是正因为这样,它们的叶子才长得比别处更加精致。

    如果有人有幸在某个微风的深秋来到北医,他才能深切的体会“金秋”的含义。银杏细小金黄的叶子,早就像地毯一般铺满了地面。抬头时,看不到天,柔和的阳光从银杏交错的枝芽中透过,满眼都是一片耀眼的金黄。微风吹过的时候,金色的叶片簌簌下落,翩然如蝶,恍若梦境。

    银杏的另一个名字是公孙树,传说生长百年才会结果。北医的银杏落叶后,就开始掉果子,总是在清晨引来捡拾的人们。这仿佛是一种隐喻,“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珍贵的果子,就算等上百年又有何妨,关键是能够耐得住寂寞。

2. 3号楼前的柿子

    同样是长在上下课必经的甬路一侧,它们却是同学们垂涎的对象。从夏末开始就能看到青绿色的柿子掩映在油绿的叶片里。秋色渐浓的时候,叶子逐渐脱落,果实却一天比一天红润晶莹。等到叶子落尽,就只见黑黑的虬枝顶着无数火红的小灯笼,来来往往的人群只能望柿兴叹,怎么都长得那么高呢。

    曾经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们整个宿舍还部署了一次缜密的摘柿子计划,工具就是用宿舍的晾衣杆,在前面加个布套子。一切都准备停当将要出发的时候,有人忽然问,如果被抓了会不会给处分啊?大家于是都想到,在北医几年拿个学位可不容易,不能为区区几个柿子断送了前程,只好作罢。以后的日子,依旧是望柿兴叹,依旧是奔波在这条连接宿舍和教室的甬路上。离开北医的时候,我想我还是会长久的遗憾和怀恋,那树上的柿子究竟甜不甜?

3.繁荣莫过海棠

    海棠在北医里分布得很分散,病理楼前,解剖楼前都有几棵。但要说树形最美的要数位于图书馆、药学院和公教楼交接地带的这一棵。古人不是有诗说“红杏枝头春意闹”吗,红杏见过不少,但是要说一个“闹”字,怎么也比不上海棠。海棠的花朵很特别,花苞是鲜红的颜色,绽开后里面却是粉白的调子,而且长得一簇一簇的。海棠盛放的季节,花团锦簇,落英缤纷,再加上花苞与花朵颜色的层次感,实在是赏心悦目。

    那株最美的海棠,身形优美,枝条舒展,位置也是如此的卓尔不群。没有其它树木眼影她,打扰她,就这样孤芳自赏的吐露芳华。每一年她花期到来的时候,我都想在那树下拍照留念,每一次又都被各种各样的事情耽搁了。在北医的最后一个春天也经过去了,来年吧,到时候,以另一种身份再来造访,或许会有别样的风景。

4.东南门两侧的白杨

    至今还能背诵《白杨礼赞》里的句子,“它没有婆娑的姿态,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它是树中的伟丈夫”。的确,这就是白杨的风骨,东南门两侧种上白杨,是最适合不过的了,那是我们从学校去医院的必经之路。走在去实习的路上,一路上都是高耸挺拔的白杨,让人肃然起敬,心情振奋,扫除了一切疲倦和怠慢。半夜下夜班归来,两侧的树影像两堵黝黑的墙壁,在黄黄的路灯下规规矩矩,夜路也并不那么恐怖难熬了。

    有人相信这树也是有感情的,有时像长者带着期盼;有时像卫兵钢筋铁骨;有时目光犀利;有时柔情暗藏。树尤如此,何况人呢......

5.如樱花般绚烂

    武汉大学之所以被称为中国最美的大学,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有一条用樱花装饰的大道。北医的樱花在解剖楼东侧,精致的一片。多年间,清秀的样子始终没有改变。每次看到樱花,总让人联想到日本,想到日本人信奉的短暂而绚烂的生命旅程。北医的樱花,每年两周的花期,总是开的不能让人尽兴,仿佛刚刚开始就结束了。就像这校园里的许多故事,欲说还休,一切还来不及细说,就已经匆匆结束了。纵然如此,短暂也挡不住生命的绚烂,弹指一挥间,刹那芳华。

    现在,格外珍惜每次漫步在北医校园的时光,看着古朴的建筑,掩映在高大的树木、繁盛的花朵中间,显得格外静谧安详。北医的确“老”了,近百年的光阴,厚重的沉淀,沉重的责任;北医却又是年轻的,每一年都有年轻的面孔从这里步入医学的殿堂,从这里走向四面八方。

    都说未名湖是个海洋,北医是什么呢?是个大花园吧,万花丛中过,只撷一缕芳香。

2003级护理学本科

王雅祺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