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From 北大 To 北医
发布日期:2008-10-24 浏览次数: 字号:[ ]
    人最幸运是找到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无论是喧嚣的北大,还是嘈杂的医院,都难以让人心平气和,那么在北医的这一年半,应该是可以修身养性的了。 从全面的学科培养到专业基础课程的学习,从自在活跃的校园文化到严肃规整的学院氛围,八年制学生由北大入北医,并不是对个性的压抑或对过去的否定,而是真的要潜心地进入这个为之准备已久的领域。 

    结束了数学、物理、哲学等纯理科或文科课程的学习,我们几乎要彻底摆脱那种抽象的、甚至有些形而上的思维方式了。接下来要接触的一切开始趋于具象——生理、生化、微生物……大到人体,小到分子,一切都有迹可循,而这也为我们提供了理解和记忆的切入点。把大部头的长篇叙述简化成图,无论是具体结构、发展过程还是变化规律都能一目了然,而且视觉记忆也常常显得省时又高效。复习时,可以自己试着把简图画出来,再对着图把要点回忆一遍,记忆过程就简化了。

     在学习过程中,一方面,我们要强调知识中的细节,一方面又要杜绝事无巨细。因为陷于细节往往会使我们失去了全局观,这对于临床思维的培养也是十分不利的。尤其像生理、免疫一类的课程,执着于细节可能会越来越迷惑,知识也学得支离破碎。关于这一点,建议大家学会读目录,对课程的知识架构有整体的把握,然后再进入深入的学习。同时,要重视课本上各章的开篇或总结,以及老师课件上的大小标题,有利于提纲挈领,起到纲举目张的作用。及时的复习、总结,将前后内容关联起来也是十分重要的,列表进行总结、对比是不错的方法。

    另外,一些新颖的学习方式进入我们的视线——PBL,RLL,每一次 “xxL”都是很好的自主学习的经验。从确定题目,到搜索信息,到提取、整合最后成文,都是对思维方式的改造和锻炼。习惯了被动接收信息,习惯了验证性的试验,这一次可以掌握学习的选择权和操作权。在这方面,我的经验是,尽量开拓思路,不要局限于指定的材料或者命题,看到感兴趣的或者新颖的又有价值的题目,可以大胆地尝试,老师们对于新的想法和发现也是持赞许态度的。另外,多读英文文献,一方面提高了信息更新的效率,另一方面也培养了自己的英文阅读和写作能力,为以后做英文报告打下基础。最后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自己查阅文献、整理信息的过程中,容易出现知识点零碎、不系统和概念把握不确切的现象,这些不良的信息如果一直存在下去,会造成长期的误导,对以后纳入新的知识也是不利的。因此应多查阅相关文献,认真比较异同,细心总结。遇到不解的地方也可以向老师请教。

     对于临床的学生来说,还应注重课本中与临床实际相联系的内容(虽然大部分不是考试的重点),在PBL或实习时,也要有所关照,多看病例,从最基本的层面开始建立临床思维的概念,积累经验和直觉。另外,预防实习课也是培养能力的好机会,选一个感兴趣的题目,实实在在地做点研究,既熟悉了调查研究的方法,又应用了统计学的知识。

    关于备考还有一些大家熟悉的技巧性的东西,比如要重视课件内容和历年考题,对于一些科目来说应试指南也很有价值。

     以上就是在医学部一年的学习体会,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其实,只要投入到生活中去,一些对于制度或环境的不适就会慢慢淡去,因为在你前进的途中,那些所谓的不尽人意的条件或限制并不能成为真正的障碍,它们相对你最终的目标来说,往往是无关紧要的。但也不要因此,就埋头于纸堆中成了知识的奴隶,成了安逸的学习者。尽管我们不推崇高调的精英意识,但也绝不放弃思考和质疑的权利。燕园两年生活留下的烙印,应该是强大的行动力,而不是琐碎的抱怨;应该是静态与动态的良好平衡,而不是非动即静的绝对状态。尤其对于医学这门自然科学与哲学相互渗透的学科,需要的是理性和感性之间的自由过渡,是逻辑与非逻辑思考之间的穿梭,它要求我们有开阔的视野和独立的精神,有宽广的心胸和缜密的心思。

    因此,我们的思考,须建立于事实之上,而非自身利益的关切之上。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惟此,精神才能独立,行动才更有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