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感谢北医
发布日期:2008-10-24 浏览次数: 字号:[ ]
    这两天心里颇不平静。怎么说呢,觉得自己好失败。高中同学中,不论是在燕园中尽享人文气息的,还是在水木各处奔波奋斗的,都让我的心里产生了无比大的落差...是截止到一年前还一直有的那股冲劲和傲劲的消散,还是成熟带给我得面对现实承受挫折的能力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我不知道。只知道心中有点不甘,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再去面对。

    在北医的这一年,说不上好或坏。可是我的大一,就这样过完了。带有点伤感地庆幸吧!不用再在周五的下午身穿白大褂带着白手套在生理实验室折磨那一只只无辜地被我注射麻醉剂后五花大绑在手术台上的兔子;不用再在吃晚饭前在充满福尔马林味道的解剖实习室中对着大大小小的人体器官翻来覆去地研究构造功能;不用再盛取多少毫升这个多少毫升那个然后拿着滴定管反复滴反复滴;不用再对着放射源较劲地验证相对论动量公式;也不用再往圆底烧瓶中加入乙醇浓硫酸和沸石以后呆呆地坐在台子前一两个小时等着回流、蒸馏......可是,更多的物化、生化、分析以及植物实验和实验报告还在远方的路上等着我,而我,必须一步不停地继续往前走...

    不过,穿上白大褂的时候心里还总有小小的自豪,踏进学校的时候心底也会有一点点神圣,这就是医学生,虽然苦,心里却是甜的。在我举手宣誓“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那一刻,我就为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再也不会后退。

    写到这里,心里舒服多了。严谨的学术氛围,浓厚的人文气息,使我的周围,拥有人世间最崇高的职业理想,最神圣的使命,和最伟大的奉献精神。

    无论怎样,感谢北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