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北  医
发布日期:2008-10-24 浏览次数: 字号:[ ]

    写下这两个字,心又沉了下来.

    昨天还跟一个朋友絮絮叨叨地抱怨北医最后留给我们的一个可笑的难题,一个在其他任何奋斗中的"世界一流大学"不可能出现的问题.我说,我感谢北医,感谢它从大一开始就给我逆境教育,我现在很难有挫败感.现在想想,这究竟还是一句气话. 以前对北医那种复杂的心情,在毕业之后还是开朗了许多.

    毕业了,大学生活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虽说这圆满中不乏有荒诞的成分,我还是感到喜悦和充实,并为自己的幸运心怀感激,毕竟这不轻松的五年时光,点点滴滴我都用心走过. 也正因为如此,对北医虽谈不上留恋,却也有割舍不下的回忆封存在这片校园.

    还记得最后一次去电教楼是什么时候?是北京今年初夏第一场暴雨,我和吉吉就近跑到电教避雨.大雨冲刷着电2开敞的窗子,屋里坐着昏昏欲睡的几个人.在这个教学楼里, 我们上完了所有的专业课, 整整三年半. 多少个期末, 我和小立在这里看书到深夜锁门. 我怀疑, 在电教楼里度过的那些夜晚, 有多少人会想到毕业的这一天? 那时候的人生只有眼下. 毕业那天我想过在电教楼留影,后来还是作罢,因为在我记忆中永远有这样一个定格, 06年8月下旬的一个傍晚, 我在电11教写了一天作文, 捧着约有五斤重的两口袋纸, 走出电教, 烈日已经熄灭了气焰, 我忽然感到这热乎乎的空气是那么真切, 那么鲜活, 让我借以重获强烈的存在感.

    图书馆...记不得哪次是最后一次去了. 曾经早上七点到图书馆自习室, 所有的桌子椅子都已经被占据. 北医的学生, 我们在图书馆门前的小花园里逗过猫咪, 背过书, 练过口译, 聊过天, 发过呆, 那美好的美好的时光, 虽然单调, 却也时常被塞满乐趣.

    最后一次去宿舍是什么时候? 是7月8号的晚上吧, 我已经没有自己宿舍的钥匙, 反而诡异地拥有隔壁宿舍的钥匙. 打开门, 一片漆黑, 满地狼藉. 我们曾经在这里快乐地生活过, 这间宿舍每天晚上都会充满肆无忌惮的笑声. 不知道这宿舍如今清早醒来会不会寂寞. 反正我冲进去找到了属于自己那只大水桶, 驻足感慨了一下, 头也没回就走了. 路过中厅, 门已经锁上了, 里面只剩下了寥寥几个桌椅, 转过头, 我仿佛看见五年前的这里, 整齐地摆满桌椅, 坐满了稚气未脱的新生; 我又仿佛看见, 一个女生向我走过来霸道地说, 这个座位是我的, 我一直都坐在这. 走出宿舍楼, 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回去了, 因为门禁卡已经失效, 因为那里不再有曾经朝夕相处的同窗好友, 也因为那段生活已经过去.

    最后一次去简易房那间琴房和16教是什么时候? 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大约是进医院之前的那个冬天吧. 从医院回来之后, 简易房就已经变成一片花园. 大二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去那里练琴, 冬天夏天都会开开冷气; 那两架钢琴还会记得我吗? 

    最后一次去操场...可以算算这五年一共去过几次操场. 屈指可数. 它原本叫做风雨操场, 现在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沧桑, 休整一新. 而它旁边的跃进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很冷清, 最终被铲平了, 围观者无数.

    随着毕业的进程, 手中的钥匙越来越少, 一把一把地归还, 抑或是卸下一重一重的责任. 我们就这么走了, 没有什么可带走的, 只有太多的不舍, 一筐一筐对往事的回忆就暂且扔在这里, 以后再打扫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