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情»

北医故事
发布日期:2008-04-07 浏览次数: 字号:[ ]
大学第一天
 
        坐了一夜的火车,做了一夜的梦,她终于到了北京。拎着重重的行李,站在校门口,仔细端详着学校的大门——北京大学医学部,回忆着梦中学校的样子,已经渐渐模糊了,却陡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难道真的是故人相见,久别重逢?
  
        在跃进厅里忙着报到,一边汗流浃背的跑来跑去,一边四处张望着似乎想把这里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新鲜着,憧憬着,昨夜的梦似乎还不曾做完。刚一手掐着被子,一手举着暖瓶找立锥之地的时候,才知道要赶紧赶上校车去北大本部,因为前两年要在那里上基础课。她顾不上做梦了,因为校车着实拥挤,还有那么多的行李与她同行。
 
        不知道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黄昏的时候,她终于是站在了北大的校园里。虽说也算是秋了,可空气里弥漫的还是夏的燥热,高高的杨树目送着太阳渐渐的沉下去,自己也随着暮色中的微风轻轻的舒展一下身子,似乎要将这一日的疲劳清扫开去。旧式的四层小楼静静的立在松杨之中,似乎墙外的车水马龙全与自己无关。体味着这种静,她知道这就是新的生活的开始,今后的八年,她将度过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将在这里丰满自己的羽翼,将从这里展翅高飞。
 
办公楼礼堂里的课
 
        沿着树丛间弯曲幽静的小路,绕过映着夕阳的湖光塔影,穿过古朴凝重的德才均备四斋,便来到了还保留着五四时期风格的办公楼礼堂,旧式的木地板,长椅,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还在讲述着多少年前的故事。
   
        走上讲台的却是一位年轻的外科大夫,挺拔的西装,幽默的谈吐一下子使这个浸着浓浓历史感的讲堂变得新鲜起来,活泼起来。曾经朦胧的梦似乎清晰起来,听着曾经的故事和今天的故事,年轻的心似乎被激荡起来……
 
平静的日子
 
        平静的日子,伴随着高数、物理、化学,伴随着图书馆、自习室、食堂、运动场,伴随着学生会、社团、讲座,伴随着远方的电话和来信,伴随着,伴随着……心中那个梦想仍然遥远又近切,一点一滴都在伴着她成长。医者并非一个处理疾病的智能机器,他要做的是医治病人,解除疾苦,而不是简单的医治疾病,因为角色的特殊,因为责任的重大,“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医者首先具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健康的精神和良好的综合素质就很必要了。不要以为高数是浪费时间,因为将来有一天你可能会因为无法理解一个统计模型而埋怨当年的高数老师;不要以为逻辑学是文字游戏,因为将来有一天你可能在法庭辩论上因为逻辑混乱而败诉;不要以为太极拳只是做给老师看的花拳绣腿,因为将来有一天你可能在工作一天之后只有趴在床上的力气。平静的日子,看似平淡无奇,这其中又有多少点点滴滴值得细细体味,没有这日日的平淡,一个个穿着校服啃着汉堡的高中生又如何成长为急诊室里处变不惊,临危不乱的大夫呢?
 
回到北医
   
        终于走进神秘的解剖楼,多少关于它的神奇故事随着步入它的那一天起便渐渐的褪去了面纱。每人对着一个颅底仔仔细细的研究着那些隆起的、凹陷的或者是一个孔,一个洞,甚至是完全看不到,仅仅在脑海中存在的某个腔隙。生理课上的蟾蜍,虽然又冷又丑,还有两只大大的泡眼后面带着分泌毒液的腺体,但其实它竟是如此的温和,尊重生命从这里开始。
 
        紧张的医学基础课,少了些许活泼,少了些百家争鸣的热闹,但却多了份严谨,多了份责任,多了分踏实,多了分勤勉。生活有了些许的单调,但却多了些充实,忙碌着,快乐着。
 
走进医院
  
        来到医院的第一天,犹如来到大学的第一天,竟是如此的懵懂,在别人面前俨然已经是师兄师姐,但在医院里,又回到了小弟小妹的状态,不知道哪里是药房,不知道哪里做CT, 一份血常规的单子也看得云里雾里。一切都是新的,老师手把手的教叩诊,听心音,听呼吸音,开X线申请单时依然忘记写左手右手,刚走出病房发现竟然忘记叩心界……直到有一天,一份病历写完,手指不再麻得拿不了东西,问完病人不再需要跑回去三趟把没问到的补齐,进了手术室不再搞不清楚要往左走还是往右走……虽然这又是一个平淡无奇的过程,但是,谁又能说这没有意义呢?
 
        五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以后的日子呢?依然是波澜不惊,但是平淡却并不是无聊,淡淡的日子需要更细心的品味,伴着心中淡淡的梦。
        
张警丰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02五班  9020133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