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两院院士»

揭开针灸的神秘面纱:记韩济生院士
发布日期:2008-04-14 浏览次数: 字号:[ ]

   在我身边的共产党员中,韩济生教授无疑是最具先锋风范的老一辈科学家之一。他的学术造诣、人格魅力和工作精神,无不闪烁着共产党员的光辉。
 
不忘总理嘱托
 
    针灸是中国文化的瑰宝。20世纪50年代,中国掀起了针刺麻醉热,但却无人知道其中的道理。日本人甚至狂妄地说:中国人会针灸,但道理还要靠我们日本人来研究。周恩来总理说:中国人能用针灸做手术,就一定能说出它的科学道理。于是,已进入中年的韩济生毅然决定,放弃已经研究多年的消化生理,进入针刺镇痛神经化学原理研究领域。为了争分夺秒地完成研究任务,他二十年如一日,住在集体宿舍,凌晨4点便起来了,一直工作到深夜,每天只有4个小时的睡眠。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甚至连节假日也不例外。在校园中,他健步如飞,上楼一步两个台阶。电梯忙碌时,他宁可疾步登楼;为了节约开门时间,他来到门口前就准备好钥匙……一句话,他惜时如金。
 
    因为长期劳累,韩济生患上了腰痛病,只好卧床数月。但他把办公桌搬到了床上,在床上指导研究生、撰写科研报告。在疾病严重时,他曾去上海出席一个会议。由于不能坐,他就站着用手支撑身体参加会议。
 
    韩济生的座右铭是“求索、奉献”,也正是他的“求索、奉献”的精神感染着他的学生和实验室所有的工作人员,鞭策大家在科学的曲折道路上求索,在科研的艰苦环境中奉献。
 
    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韩济生带领着他的科研小组夜以继日地探索针刺镇痛的原理,一刻也未曾忘记过总理的嘱托。他们从肯定针刺穴位产生镇痛效果的现象开始,从整体、细胞、分子和基因等不同水平上证实了针刺穴位能够促进脑和脊髓释放多种化学物质而产生镇痛效应,终于揭开了针灸的神秘面纱,为古老的中国针灸学找到了科学依据,震惊了世界医学界。正如1995年11月国际权威杂志《科学》中所介绍的,“有一位科学家——北京医科大学的韩济生教授,他花了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研究针灸止痛作用,探求其生物学和神经化学机理,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研究生,受到美国NIH的科研基金资助,与美国顶尖的实验室合作…他无疑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
 
奉献与忘我
 
    不论工作有多忙,韩济生都坚持担任第一线的教学工作。在教学上他对人对己都从严要求。他的授课潜移默化,启发式的讲课不仅传授医学知识,也教给学生如何思考问题,鼓励学生不断求索。他还以亲身的体会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他多年来坚持用周末“午餐会”形式研讨课题,对研究生进行集体培养。经过数十年的辛勤劳动,他已培养出博士60余名,博士后25名,他们当中多数已成为国内外医学科研教学队伍中的佼佼者。韩济生还主编了我国第一部大型神经科学专著——《神经科学纲要》作为研究生的辅助教材,这本书被张香桐院士誉为“奇迹”,还获得了国家教委特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还编撰了英文的“人体生理学”等多部著作。由于他在教书育人上的重大贡献而获得北京大学授予的“桃李奖”。
 
    在韩济生的心中始终充满着对教育事业的关注。当他获得光华奖学金后,他将一半捐给了实验室,另一半捐给了希望工程,为偏远山区小学建立一个图书室。这是北京市以个人名义捐资建立起来的第一个“希望图书室”。在捐赠仪式上韩济生讲:“书中自有五彩景,书中自有希望路,一本好书可能指出一条希望之路,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改变一个村镇……这是我对希望图书室的梦想,但愿梦想成真!”
 
    1995年,在获生命科技进步奖10万元港币后,韩济生将这笔钱一半用于发展科研,另一半捐给了学校的基础医学院,设立“求索、奉献”奖金,奖励优秀中青年教师和技术员。韩济生表示:“鹅毛虽轻情义重”,这表达了他对青年同事的关心和期待,寄希望于青年人,让他们成才,让他们赶超自己。
 
    今天的韩济生,在基本阐明了针灸镇痛的原理之后,心中又有了一个新目标:针刺戒毒。数年来,韩氏戒毒仪已在500余例戒毒者身上获得了超出预想的结果。该方法以“绿色戒毒”、“人文关怀”为基础,并通过不断巩固治疗,达到“永不复吸”的目的,创造了中国特色的非药物戒毒方法,为我国的戒毒事业乃至全世界的戒毒事业的发展开拓了新的思路。在韩济生的研究所里,一面镜框里有他亲笔题写的十六个字:“求索奉献、严谨踏实、正直坦诚、协作奋进”。这不仅是他和他领导的集体的共同准则,也是他作为一位伟大的学者、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的真实写照。
 
(宣传部摘自《先锋本色》)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