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两院院士»

感激?感悟?感动――郭应禄院士从医50周年
发布日期:2008-04-14 浏览次数: 字号:[ ]

       今年是郭应禄院士从医50周年,从上世纪50年代起,郭大夫就在我国的泌尿外科领域工作,至今已经半个世纪了,可以说,郭大夫见证了新中国泌尿外科学、男科学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他和吴阶平院士以及其他泌尿外科领域的前辈们带领大家一道为专业的发展而一直在不懈努力,特别是他一手筹划和创立北京大学泌尿外科培训中心(2004年起,改为北京大学泌尿外科医师培训学院)和北大医院男科中心,潜心推进我国泌尿外科和男科医师的培训,对促进祖国泌尿外科和男科学的快速发展,与世界前沿接轨,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这些大家都有目共睹。
 
        郭老行医50年,也施教50年,正可谓“桃李满天下”。我感到由衷自豪的是:在我的这些师兄中,多数都已经是成名的专家,是我国泌尿外科界的中坚力量。其实,我也更愿意称这些师兄们为老师。正是他们,把郭老的教诲润泽开化、弥漫开来,使得泌尿男科学界欣欣向荣,蓬勃发达。
 
        在郭老众多弟子中,我们几个算“辈分”较小的了。对于我个人而言,成为郭大夫的研究生近五年了,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五年来,我的导师搀扶了我的成长,引导我走上泌尿外科和男科学的科研和临床之路,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
 
        心底里,觉得能成为郭老的学生,是很荣幸的事情。当年是在学校的图书馆受到启发,才立志要考取郭老的研究生,献身于泌尿外科事业。那是大三的时候,如往常一样,在图书馆里看杂志。在某一期杂志封底页面上,有一幅照片吸引了我,这是吴阶平院士和郭老的合影。下面是二位老师的简介。当时那种崇敬的心情到现在还是无以表述。那种考取泌尿外科研究所研究生强烈的愿望也油然而生(这期间也考虑到了其他的实际情况)。后来也就是冲着这个目标努力,最终梦想成真。回想当年考完试后第一次给郭老打电话,他那慈祥、亲切的声音记忆犹新。人生中可能有很多梦想,梦想能赋予我们动力;赋予我们奋斗的勇气。现在郭老和辛老师为我们几个博士生创造了极好的科研和生活条件,前面的师兄们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我们只有奋发前进,争创辉煌。争取用优异的成绩来实现更多的梦想。
 
        参加研究生面试的一件小事终生难忘。那是2002年春天的一个下午,郭老和辛大夫面试几个应考的学生。虽然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可心里还是打鼓。当我的副导师辛钟成教授问我时,当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自己竟然说要用英文回答。后来郭大夫问我泌尿外科领域包括哪些范围?我想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啊,随后就开始回答。后来郭老就说你再想想,还有没有?我想了一下,就说没有了。郭老开始详细的点评,仔细给我讲泌尿外科的历史,范畴。在话语中,注重提到了肾上腺疾病。当时我心里就后悔,这个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呢?后来别的老师也问我,我一一作答。终于等到面试结束,在我迈出房门的时候,我听到了郭老说了两个:“不错,不错”。当时我心里那种自豪和满足简直无法形容。说心里话,我不知道郭老还是否记得当年说过的这四个字,但对于学生来讲,是一笔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当年我只是一个从山东过来赶考的学生,可以说,对北京的所有事物都感到新鲜,感到诚惶诚恐。这样的语句,无疑给我增添了无穷的自信和豪情。这几年中,在求学道路上,有奋斗的成功和喜悦、也有失意、失误、失败,是我的老师们,开导我、帮助我、扶持我。在我心里,导师的四字的评价,犹如“一扇心门”,永远为我开启,也永远指引我前进的方向,指引我追求新的生活目标。
 
        在我博士开题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小事也还记忆犹新。当时在座的专家都是郭老师的学生,也是我的副导师们。当时我刚在中科院学习了几个月,由于自己的原因,汇报的课题整理的不够条理。之后我的导师们很严厉的批评了我,当时郭老也很严肃的对我们点评,“要客观地评价自己,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但是每一步都要踏踏实实的干”。现在回头想想,正是郭老在课题开始的时候就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正是辛老师和姜老师每日的鞭策和教导,才使我们端正方向、戒骄戒躁、踏踏实实的前进。郭老师,特别是还有我的辛老师,正是用实际行动为男科中心的发展、为男科学专业的发展在奉献、在攀登、在求索。有时候我就想,研究生和本科生的区别也体现在这一点:本科生几百人可能就有一个班主任;可作为研究生,你和自己的导师们朝夕相处,可谓:师徒如父子。他不仅从学业上给你传道、解惑,使你在学业上有所进步;更重要的是,他们耳濡目染的熏陶你、感化你,对你的人格塑造,精神境界的提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你从导师们那里学习和继承了他们做人和做事的品格和境界。
 
        在我的印象中,郭老都是那样直爽、慈爱、敬业。2004年11月,在重庆开全球华人泌尿外科大会,由于过度操劳,郭老病了一次。回北京后,我和我的一位副导师去探望他。他当时还详细的询问我们课题进展的情况,是那种很详细很关切的询问。话语中充满了对我们的期待。
 
        我们荣获台湾阳明大学泌尿外科光华奖助金已经四年了,在每次的颁奖大会上,郭老都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们。在去年12月份的颁奖会上,留下一段时间让研究生们提出自己的问题,可以被现场解答。当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男科中心刚刚成立,对于男科学独立的如此规模的建科,这在国内还是首次。但是对于男科住院医师的培养如何规范?以及男科和泌尿外科的协调关系如何?还没有明确的答案。因此,我就代表研究生们提出了这个问题。郭老仔细的回答,我的副导师,男科中心副主任辛钟成教授也作了详细的补充回答。当时我心里面很是感慨,不仅仅是老师们的回答解决了我心中的疑惑,更是因为,我懂得作为一个博士研究生,在专业领域内应如何做。我也懂得,这些点滴事,对在座所有研究生的触动和感应都是深刻的,永恒的。
 
        在我的心头,有一道最难忘的风景。我住在草岚子,每天早上从宿舍走向男科中心。在路上经常能看到郭老和师母一起从北海公园散步归来的情景,这时候我们会走向前很真切的问候一声。平安大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而郭老师和师母那相互依偎、平静慈和的身影,就像一道最和谐的风景萦绕心头。
 
        我敬我师,我爱我师,心海一粟,表达对老师的感激和祝愿。我谨代表郭老在读的博士生们祝恩师健康、开心。   
                               
(北大医院男科中心 泌尿外科  陈亮)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