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名师名医»

胡传揆:誓为国人健康效力
发布日期:2008-06-06 浏览次数: 字号:[ ]

胡传揆:(1901年~1986年)著名医学教育家,皮肤性病学家,对控制我国性病、麻风病的流行及防治头癣病等作出了重要贡献。

  当我怀着肃然、敬慕、尊崇、怀念的心情,瞻仰存放在北大医学部解剖标本厅内胡传揆先生的遗骨时,眼前的人体骨骼标本立刻幻化成为一位有血有肉的矍铄长者,30多年前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我和胡老有过一段近距离的接触。当时,某出版社计划出版一部《当代医学家传》,胡老被选中,而我有幸执笔。记得我恰因腰疾需要绝对卧床休息,行动不便。每天下午,胡老便驱车来到我家,在我床头的一把藤椅上坐定,向我娓娓讲述他丰富的人生经历。有机会接触这样一位谦逊、和蔼的老师,我深感荣幸。这半个月的记忆,值得我一辈子珍藏。

  其实,胡老那时已经立下了不为人知的遗嘱:“遗体:不火化,不留骨灰,病解后,尽量利用其他组织及骨架,以利教学……”

  1901年4月,胡传揆出生于湖北省江陵县的一个书香门第。上高小时,父亲送给他一对钢镇尺,并亲自刻上“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两行字来激励他、警示他。几经战乱,这一对钢镇尺虽已遗失,但其上的字字句句却烙刻在他脑海中,成为他一生践行的座右铭。

  1919年秋天,胡传揆考入北京协和医学院预科班,成为21位佼佼者之一。经过3年预科、5年本科的艰苦学习之后,1927年毕业时,当年预科班的同学仅剩下4人。由于他学习成绩优异,北京协和医院的妇科、外科等科室的主任,都表示欢迎他到自己的科里工作。然而,胡传揆却选择了皮肤花柳科。

  当时,皮肤花柳科是内科的一个半独立的组成部分。在实习中,胡传揆接触了许多梅毒病人,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根据统计,在一些大城市的医院,前来就诊的梅毒病人占到了总人数的5%~10%。这一现象深深刺激了胡传揆,他决定走这样一条不太被理解的道路。“生活的道路一旦选定,就要勇敢地走到底,决不回头。”选专业时,胡传揆说。

  旧中国头癣病人随处可见。患上这种病的人不但头部散发出恶臭,而且会留下永久性疤痕。胡传揆主动要求到两个孤儿院为360余名患儿诊治头癣。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孤儿院绝大多数的孩子都痊愈了。为了让更多人摆脱困扰,胡传揆努力钻研,发表了《北平的头癣和醋酸铊治疗头癣的观察》等论文。

  在美国密西根大学医学院皮肤科参观考察时,胡传揆作了以《人类维生素A缺乏病的皮肤损害》为题的讲演,得到国际同行的赞赏。这是世界上第一篇论述维生素缺乏与皮肤关系的论文。

  1942年初,日军占据北京协和医院。胡传揆不愿为日寇服务,离开医院直至抗战胜利。1946年,他应邀担任北京大学附属医院皮肤花柳科主任、教授。当时美籍教授付瑞士曾邀请他到美国工作,并许以重金,但他婉言谢绝了——“我是中国人。国内条件再差,我也要为国人的健康效力。”

  新中国成立后,胡传揆受到党和人民政府的重用。在协同公安部门和妇联查封北京全城所有妓院的工作中,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业务专长。

  防治性病和消灭梅毒是胡传揆从医以来的最大心愿。他深知这些病的患者不但城镇有,边远地区的农村也有。北京在根治性病方面取得决定性胜利后,他先后前往内蒙古、新疆、青海、甘肃等省农村进行调查和治疗。为巩固成果,他还在全国各地建立起专业性病防治网点。

  麻风病在我国有很长的历史,是旧中国严重流行的三种传染病之一。20世纪50年代,胡传揆主持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工作后,把麻风病的防治工作提上了日程。他提出了麻风病防治的基本方针——“积极控制,防止传染”,并决定采取综合措施防治,为控制麻风病的流行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胡老告诉我,他常用英国诗人雪莱的名言来激励自己:“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在耄耋之年,当他听说南方疥疮流行时,依然坐卧不宁,曾先后到广东肇庆和湖北武汉指导防治。为了祖国的医学事业,他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