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名师名医»

度百年人生 立千秋大业――追记中国生物化学界奠基人之一张昌颖教授
发布日期:2008-04-21 浏览次数: 字号:[ ]
∷  文 / 梁宾宾
 
人物小档案: 张昌颖(1906-2006),曾用英文名Chang Chang-ying 。生物化学家、营养学家、医学教育家。1906年出生在四川省富顺县一个书香之家。1931年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化学系毕业,获得理学学士学位;1932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生院毕业,获理学硕士学位;1933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生院毕业,获哲学博士学位。1934年回国。
 
    张昌颖教授致力于生物化学研究、医学研究、医学教育六十多年,培养出数代生物化学和医学人才。在中国营养学、肿瘤学、抗衰老、白内障治疗等多个研究领域做出了贡献。他曾主编过数部专业教材和工具书,创办了学术期刊《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报》(原名《生物化学杂志》)。发表学术论著九十余篇,曾担任北京协和医学院生物化学系讲师,江西中正医学院化学系副教授兼主任,贵州大学化学系教授,贵阳医学院化学系教授、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教研室教授,并兼任辅仁大学、北京大学农学院、哈尔滨医科大学及天津河北医学院教授;北京医学院生物化学教研室教授、主任,中国生物化学会常务理事,北京生物科学会理事,毛泽东主席遗体保护科学委员会委员,北京高校确定与提升教授、副教授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兼医药卫生组组长,《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委员及《生物化学分卷》主编,《生物化学杂志》主编,北京医科大学生物化学教研室教授、主任,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学百科全书》(基础医学综合本)特邀编委,北京生物化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大百科全书》(现代医学卷)编委会委员,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会第八届理事会名誉理事,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报第四届编委会名誉主编,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报第五届编委会顾问,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会第九届理事会名誉理事等职,其科研成果及主编的《生物化学》曾多次获奖。
 
    张昌颖教授是中国生物化学界的创始人之一,于1906年出生在四川省富顺县一个书香之家。其父是清朝末批秀才,伯父是举人。其父为人正直公道,热心社会公益,尤其重视教育事业,曾两度无偿出任小学校长职务。张昌颖先生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由清华学堂官费派赴美国留学,在威斯康星大学攻读化学及哲学专业,获得学士、硕士及博士学位。在此期间,他先后被选入优秀化学工作者荣誉会和优秀人员荣誉会。在有机分析名家H.A.Schuette门下攻读博士学位,研究脂肪和糖。同时还在农化系(生物化学系前身)选修部分生物化学课。他已知北京协和医学院生物化学科有意聘他回国任教,便到农化系主任E.B.Hart的手下完成了博士后进修学习,研究氟在营养学方面的作用。由于他的工作出色,深得Hart的赏识,准备在他进修结束后聘他为讲师,但张先生一心一意回国服务,谢绝了Hart的好意挽留,于1934年应协和医学院生化科主任吴宪教授的聘请回国,从此献身于祖国的生物化学教学和研究事业。
 
    张昌颖先生是中国最著名的生物化学家、教育家,是中国生物化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和先驱者之一。一百年间,他历经了清王朝、旧中国和新中国的更替演变,目睹了中国的衰胜、变迁和发展的过程。张先生为人正直善良,性情和蔼。他为人处世光明磊落,坦荡无私,作风正派;在学术研究上治学严谨,淡泊名利,以学术发展为己任,为中国培养出了大批的医学人才和知名的医学专家,吴阶平、严仁英、胡亚美、沈渔邨等著名医学家都曾受教于他。在国内,特别是医学生化学界,他有着极高的威望。几十年中,他为培养医学生化高级人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1946年,张先生受聘于北京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系,任教授。1985年,张昌颖先生提出建议并与郑集教授、张龙翔教授、邹承鲁院士以及我国众多的生物化学界的前辈们合力创办了《中国生物化学》学报,学报由中国生物学会主办,北京医学院承办。当年的校领导彭瑞骢书记和马旭院长为学报的创办予以了大力的支持。创刊之初,张先生已是76岁高龄,仍多方联络,征求意见,筹措资金,招聘工作人员,着手一系列筹备工作。刊物的成长和发展始终倾注着张昌颖先生、郑集先生的心血和劳动。张先生躬亲操持,倾情扶植,直至他八十八岁高龄。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该杂志后更名为《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报。
 
    《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报经历了二十年的风雨历程,成为中国生化界科学工作者传播学科技术成果和学科学术交流的平台。张昌颖先生始终将它视为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学报的每一步成长,都留下了他悉心栽培、扶植、呵护的印记。张昌颖先生连续两届出任《中国生物化学》学报主编,为杂志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随着生物化学事业的开拓与进步,《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报早已成为国内外生物科学界颇具影响力的刊物之一。自1987年起,它就被具有权威性的美国化学文摘(CA)列为千种核心期刊之一,其排序也在逐年上升。
 
    张昌颖先生一生生活简朴,自退休之日起,他就开始累积退休金,在百岁之际他执意坚持要将这笔钱捐献出来,作为科研基金,资助他未完成的课题(包括他一直研究的中药对白内障的治疗与预防)。他希望他的研究能够通过后人的努力应用于临床;他的另一个心愿就是将这笔捐款作为《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  学报对优秀论文作者的奖励基金。
 
    在张昌颖先生首任《中国生物化学》学报主编期间,他极力主张“科研院与高校平衡发展,共同进步”的方针,积极扶植发展中的院校,走共同发展的道路。每逢编委会换界之际,他都要询问边远地区人员任编委的人数和情况,依他的意愿,边远地区的院校都要顾及到位。
 
    编纂生物化学教材,是张昌颖先生对中国生物化学事业的另一大贡献。他与刘思职教授共同编写了供医学院校学生使用的教科书《生物化学大纲》,该书于1964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发行。之后他又主编了全国统编教材《生物化学》第一版、第二版,该教材一直沿用至1988年。他与刘思职、丁延衸等同事系统编译了《生物化学名词草案》,他还主编了《中国大百科全书.生物化学》,《英汉生物化学词典》和《核酸生物化学》等著作。先后发表学术论文七十九篇,论著十三部。综观中国生物化学发展史,张昌颖先生和他那一代老科学家们,在学科发展和教材建设方面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为中国的生物化学事业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在张昌颖先生及前任主任刘思职教授、继任主任张迺蘅教授、贾弘褆教授等同仁的主持下,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经历了几十年的磨砺,如今的北京大学医学部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已成为北京大学教学、科研的骨干力量,学校211工程学科建设的重点单位、国家重点学科和《国家基础科研与教学人才培养基地》“名牌课程”。人们一致认为,所取得的这些成绩与张昌颖先生的贡献密不可分。
 
    张昌颖教授从事过营养生化学、肿瘤生化学和眼生化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在研究过程中,他注重理论联系实际,提倡从发病机理入手,为临床诊断及治疗提供基础。上世纪五十年代,他进行了过碘化油的研究,以解决饮食中缺碘的问题并满足临床放射诊断的需要。在白内障发病生化机理、中药治疗机理及实验动物模型等方面做出了积极的探索和突出的贡献。曾获得1989年科技进步奖。近年来,他关心分子生物学的发展,在肿瘤及白内障治疗方面开展了基因水平的研究工作。
 
    经张昌颖先生面授过的学生遍布海内外,受益于他主编和编写的教材和工具书的学生更是不计其数。在他教过的学生当中,许多已成为中国生物化学领域里的中坚力量和学科带头人。
 
    张昌颖教授非常重视人才的培养。1978年,我国恢复研究生教育制度,当时张先生已逾古稀之年,但他坚持站在培养高级技术人才的第一线,先后培养出硕士十五名,博士十三名、博士后四名。他对学生循循善诱,严传身教。无论在治学还是在为人方面,他都为学生做出了表率。无论对于年轻教师还是研究生,张昌颖先生都尽量为他们提供成长的土壤和实践的机会,积极推荐有培养前途的学生出国深造;在中国职称评定尚未规范化,年轻人的职称处于滞后状态时,为了加速人才的培养,张昌颖教授便将自己名下招收的研究生交给那些有经验的教师带,由他们指导学生们做论文,并且亲自批改,严格把关。
 
    一位西方人哲人说得好:“一个人选择抑或拒绝某种哲学,并不因为观念本身的原因,倒是源于气质。”张先生的学生为他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张昌颖教授一生磊落,始终心口如一。从不讨好领导,不为名利而折腰。他为人刚直不阿,心胸坦荡,以学术发展为重,不计个人得失。
 
    寥寥数语已经概括出了张昌颖教授的人文气质和人格魅力。他之所以能够具备以上的为人品行与学术作为,是源于他的才情与侠骨,源于他的真才实学和优秀品格。他用不着以阿谀奉承,投机取巧,自私保守去赢得名利和地位,获取所谓的自身荣耀。
 
    “无欲则刚”。张教授的可贵之处在于,说自己想说的话,找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做自己想做的事,尊重自己的作为。他的长寿秘诀,也来自于他清心寡欲,淡薄名利,不斤斤计较,不与人勾心斗角;心平气和地待人,不与人为难作对的处世哲学。无论是做学问,培养学生,还是办学术刊物,捐资扶植他所钟爱的人才和事业,都体现出了他的学者风范。笔者认为,看一个人在事业上能够走多远,不仅取决于他的学术造诣,更取决于他的人文气质与学术风范。
 
    张昌颖先生不但为人师表,对自己的晚辈也严格要求。他教育他的晚辈要热爱祖国,公私分明。还要为人正派,不谋私利。他反对子女们以他的名义去办理诸如迁户口,调动工作等私事。这与人们所唾弃的那种“近水楼台先得月,以权谋私”的行为形成了有力的揭示和鲜明的对比。
 
    无论从哪方面讲,张昌颖先生都无愧于一位真正的学者,一位中国学者的典范。“一代师,仁者寿”。这不仅是张先生的晚辈学生对他整个生命的诠释,也是人类的向往和道义的呼声。
 
    在2006年这个多雨的夏季里,张昌颖先生走完了他的百年之路。这路上留下的是张先生一个个坚实的足迹,从那足迹中,人们看到的是桃李芬芳,硕果满地,俯仰无愧,坦荡光明的真人写照,更是人们前进的动力。
 
 2006.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