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名师名医»

国家需要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北医口腔1953届校友王雨之访谈录
发布日期:2008-04-29 浏览次数: 字号:[ ]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采访了原北京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王雨之教授。当我们敲开王教授家的门,开门走出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他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互相问候道明来意后,他便侃侃而谈:
 
    我也不想说什么行业大道理,只说说自己的体会和经历。我在北大口腔医学院工作了47年,目睹了口腔医学院发展起来的全过程。由最开始的100多人发展到现在的1000多人,真是太快了,条件也是越来越好。这么多年的学习和工作使我对北医大口腔医学院有着很深的感情。口腔医学是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门很重要的学科,但是有很多人一开始都不理解,认为没有必要学这么长的时间。其实,学得越多越深入,越感觉这门学科博大精深,有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我也是一点一点地热爱了这门学科的。现在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口腔保健的需求也越来越高,口腔医学院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像最初全国的口腔医学院只有4个,北医、华西、四军大、上二医,现在全国发展到了30多个(2004年以后全国84个口腔医学院系——编者注),遍布各省市,可见这门学科的重要性。
 
    我1950年高中毕业,考取了北京大学(后来更名为北大医学院,再更名为北京医科大学,现在又回到了北京大学),毕业后留院分配到修复科,在修复科工作了十多年。后来由于工作需要,安排我从事教学工作和医疗行政工作。这么多年来,我担任过口腔医学院副院长,口腔医学研究所副所长,口腔医学院党委书记,对口腔医学事业、口腔医学院有着很深的感情;我还负责过口腔医学院的研究生和干部培养工作,口腔医学院第一批的出国留学人员(傅民魁,曹采方,张震康等)都是我推荐安排送出国门的,还有日本姐妹学校(朝日、明海大学)也是我们那时联系的,到现在还在继续着每年的学生互访活动,达到了学生相互学习、互相提高的目的。
 
    问:口腔医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学科,您认为如何才能学好它呢?
 
    答:口腔医学的学习与其他学科不同,是一门理论性和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在学好理论知识最大限度的掌握为病人服务的技术同时,还要重视实践,勤于思考和认真读书,三者归纳总结才能更快地提高。“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就是这个道理。只为学习而学习,不重视实践,不善于思考归纳和总结是不行的。希望你们在认真学习中多归纳和思考,才能更快地进步,还要积极参加社会工作实践。另外,现在的社会和原来计划经济的社会完全不同,到处充满了竞争,人们必须靠真才实学才能立足于社会。因此必须靠自己的努力,做一个好医生,不仅要技术精湛,而且要有高尚的医德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问:您在实习中遇到过问题么,是如何解决的?
 
    答:这个问题我可以举一个例子,记得刚开始实习的时候,在给病人拔牙的时候由于没有经验,导致牙根折断了,后来虽然取了出来,但给病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病人也有很多意见。当时我自己觉得对不起病人就给他写信检讨自己,因为没有经验而给他带来了痛苦,总之是实话实说,最终赢得了病人的理解。后来我们联系多了还成了好朋友。因此,我想遇到问题不能回避,因为谁也无法避免,要勇于承认不足,及时总结改正,正确对待自己的缺点和错误,才能不断地提高,有为病人解除痛苦的能力。
 
    问:您怎么看待学习成绩好而动手能力不强的同学?
 
    答:确实有一些学生,学习成绩好但是动手能力差,口腔医学需要一些手工技能。但这并不是说动手能力差的人就不能从事口腔事业,动手能力是可以培养的。像某科的某教授,当他还是研究生的时候技工操作不好,但是非常刻苦,每天晚上都勤奋练习,经过自己的努力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古语说“勤能补拙是良训,一份辛劳一份才”就是这个道理。
 
    问: 您是怎样选择口腔医学专业作为自己从事的事业的?
 
    答:口腔医学专业是人民需要的专业,既然选择了口腔专业就要热爱它,钻研它,掌握为人民服务的本领。我的观点是风险大的收入应该高。像某外科专家都说过“我们是在死人堆里学本领”,现代医学工作确实有一定的风险。医学本来就是和病人的健康性命打交道,尤其是工作时间越长,越感到工作真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需要我们小心更小心,负责更负责。现在社会上的收入问题是很不公平的,像有些歌星随便唱一首歌就能赚很多,而我们这么辛苦收入却不成比例。但是我们应该知道,现在国家社会存在收入不公的问题是暂时的,今后随着国家对医药卫生事业越来越重视,医学工作者会得到合理的收入的。而且,医德高尚的医生应该不计个人的得失而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
 
    问:从事医学工作十几年后就放弃了临床工作,您觉得遗憾么?
答:我从心里喜欢临床工作,喜欢为病人服务,但是我对于组织的安排绝对服从。我做的工作对得起大家,对得起人民。像我的很多同学在临床工作,得到的比我多,但是我无怨无悔。因为分工不同,大家都在岗位上做出了贡献。工作安排是党的安排,国家的需要,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问:您认为应该怎么改善现在紧张的医患关系问题?
 
    答:这个问题是两方面的问题,但主要在于医生,医生要能体谅病人的心情。因为病人正在罹患疾病,情绪难免不好,有时会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但是医生应该体会病人的心理,为病人解释病情时候要有耐心,有爱心。很多的医患矛盾通过医生的耐心解释时可以缓解的。另外还要注意病人的文化水平层次不一样,医生要做到不同的问题不同对待,因人而异。总之,医生认真负责,不仅要有为病人全心全意服务的理念,还要有精湛医术和艺术的服务。从我做起,就可以解决很多的矛盾。
 
    问:您怎么看待马家爵事件?
 
    答:马家爵这样的大学生毕竟是少数的,环境不一样造就的人也不一样。像你们这一代基本上是独生子女,在家长的溺爱里成长。很多事情没有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对待突发事件自我调节抵抗能力差。受不了一点刺激和挫折,虚荣心强,喜欢攀比。
 
    做人一定要建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要有“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思想。
 
    最后,王教授对我们提出了殷切的希望:诚实待人,品格高尚;刻苦学习,精益求精;作纯粹的人,医德高尚的人!
 
    两个多小时的采访很快结束了,当我们走出王教授家的时候不禁心潮起伏,我们这两代人,生活环境和思想相差太远,他那种服从组织安排,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感染了我们。望着夕阳染红的半边天空,我不禁想,人生也应当如这灿烂的阳光,在中天之时照亮万物,在垂暮之年仍能迸发美丽的光芒。
 
 
(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99-2班 曹烨 顾晓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