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名师名医»

良好的个人修养比一两门技术更重要――北医口腔1962届校友王鸿颖访谈录
发布日期:2008-04-29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4年7月2日星期五下午4点半我们有幸对口腔预防科的老前辈王鸿颖老师进行了短暂的访问,历时约70分钟,现将谈话内容整理如下:
   
    问:您是一位成功的学者,在您的成长中,您儿时的家庭生活对您影响有多大?您觉得对您帮助更大的是您的老师还是父母?为什么?
 
    答: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的家庭给了我深远的影响,尤其是我的父亲,在生活、学习、工作各个方面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的父亲曾是被公派去日本学习纺织的留学生,勤奋好学,为人严谨。中国落后挨打,面对国情,我的父亲放弃原先专业,改学医学,立志摘去国人“东亚病夫”的帽子,自我父亲学成归国后,一直悬壶济世和教书育人,是一位好医生好老师。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亲以自己的优秀作风为我树立了榜样,并且经常以一些古训来教育鼓励我,其中一些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比如“多行不义必自毙”“己所不欲勿施人”、“知足常乐” 、“珍惜时间,寸金难买寸光阴”、“学会尊重与宽容他人”等等,令我终身受益。与父亲相比,恩师教给我知识,教给我服务于社会的本领,当然也教我怎样做人,很难说谁的帮助大,只能说缺一不可。
 
    问:您从小就立志作为一名医生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成为医生?您在什么时候拥有了事业的目标或说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
 
    答:当我没有上大学之前,我的理想是作一名老师,但是我的父亲一直希望我能学医并且从事医学工作。所以当我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我报的是北师大,但是没有能报考上,于是遵从父亲意愿,填报了北医口腔系。在我进入北医学习之前,对于口腔医学没有一点了解,但是当我一步一步深入学习之后,我对口腔医学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口腔事业是一片广阔的天地,任重而道远。
 
    问:学习是一件艰苦的事情,尤其是学医,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学习本身是很有乐趣的事,但是求学的过程是一段艰苦的历程。重要的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学好自己应该掌握的知识,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当我念大学的时候,我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一直勤奋刻苦地学习,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以求学到更多的知识。在我求学的那个年代,人们思想单纯得多,也没有现在大学生所面对的这么多的信息,所以当学生的时候就一门心思的学习知识,简单而快乐。我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还有很事情要做,我觉得很充实,有几个行业能够让我在这样的年纪仍然有事做?人生就应该如此,既要有物质上的追求,更要有精神上的追求。
 
    问:您这一代人经历过建国至改革开放一系列重大事件,这对于您的生活与事业有什么影响吗?
 
    答:当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因为我曾经做过学生辅导员,所以就首当其冲成为学生批斗对象,当时年纪轻阅历浅,很多问题想不通,总觉得我热爱祖国热爱党,又有什么不对的?那个时候受到了很多折磨,后来逐渐明白了,心态也逐渐调整过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批斗过我的学生也已经成为社会上栋梁之材,他们见到我仍然满怀内疚,总在说当年对不起王老师。我总觉得,既然都已经成为过去,就不要再被它所影响了,这是一场噩梦,既然我们已经从噩梦中醒来,那么就让我们恢复到作噩梦以前的心境吧,人生短短几十载,我们已经被他耽误太久了,抓紧时间学习、工作和享受五彩缤纷的人生吧。
 
    问:在您开始学医的时候,是不是就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您是否为此而有一个长期的计划?是否有过发现学医与您设想的不一样而感到迷茫的时候?
 
    答:当我发现口腔这一片广阔空间的时候,我就立志作一名优秀的口腔科医生,中国的口腔事业真的是任重而道远。在我从事口腔临床治疗工作若干年之后,我发现如果只是进行治疗,那将会有填不完的窟窿补不完的洞,这不是口腔医学发展的唯一方向,那么怎样发展呢?要有力地发展口腔预防医学,以提高群体的口腔健康。于是我同我的老师们一起开始了口腔预防事业的发展工作。当刚刚起步的时候,各方面条件都很有限,工作的开展也是困难重重,但是我们在大家的努力下,克服各种困难,再加上原意为口腔事业工作的同志加盟,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局面。在我的发展道路上,遇见过许许多多与我自己设想的结果不一样的情况,但是我一直抱着只要努力,事情会有转机。生活上随缘.没有苛求。不管生活赐予你什么,都要心态坦然的面对。
 
    问:您上学的时候成绩很好吗?
 
    答:我上学的时候学习很勤奋,成绩应该算好的,但是不是最好的。我一贯的处事作风也就是如此,自己尽力就好,不必刻意去争什么,毕竟第一只有一个。在我的事业发展历程中也是这样,什么荣誉啊称号啊奖励啊,我都不会刻意去争,我觉得这些都是其次的,重要的是你所做的工作。你都做了些什么,你都贡献了些什么,只有奉献才能真正意义上的享受人生,这也是我从我的父亲身上学到的优秀品质,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尽量多作贡献,尽量少的消耗物质资源。
 
    问:两校合并时有很多同学是被调剂到医学专业的,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您有什么看法?
 
    答:我这里刚好有一份博士生做的调查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各项数据来显示国家培养医学大学生的费用要远远高于培养一名非医学专业大学生的费用。国家为培养你们这样的高级医学人才,投入了大量资金,也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单从我们口腔医院来看,对于教学,是摆在与临床、科研同等重要的位置,使用全国最先进并且令国外同行都惊讶的教学设备来培养你们。等你们学成毕业之后,你们就是最优秀的,中国口腔事业的广阔市场都是你们的,发展前景一片光明。所以我觉的,选择医学绝对是正确的,如果是被调剂进入口腔医学的,那真是非常的幸运。
 
    问:现在对与七年制的教育体制,各方评论褒贬不一,您对七年制教育有何看法呢?
 
    答:我一直都认为你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学生,七年制嘛,录取分数还要比五年制的学生高。不管外界评论如何,你们已经投身到这样的学习中了,只有脚踏实地地学习,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你们记住,人只能去适应环境,不能改变环境,你们如果要求环境来适应你们的话,那是很困难的。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受到环境的影响,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求学决心。我小的时候,家里一度很困难,以至于交不起学费,于是我辍学在家,我母亲就拿着哥哥姐姐用过的课本教我,到了该考中学的时候,母亲说你也可以去考了,我就去试了试,张榜公布那天,我都不敢去看,我母亲说去看看吧,你一定在榜上,果然,我被录取了。
 
    问:当您遇到较大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您是怎样走过的?
 
    答: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学英语的那段时期。我们这一批大学生当年初中、高中和大学都是学的俄语,但是随着发展,英语十分重要,那么,这就意味着,我得从头学起,那时我已经年过不惑,有工作有家庭,而且也不再年轻了,更何况那时学习资料和学习条件都没办法和现在相比,怎么办呢?只好因陋就简创造条件。那时刚刚有New Concept,我从第一课到九十六课(第二册)通本的背写,在家里,水池旁、家具上总之能看见的地方都贴上英文,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努力,通过了国家考试,走过了这一段艰难的时期,当我出国学习,能够运用英语和对方交流和学到了新的口腔预防知识的时候,我心中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问:作为前辈,您对医学后辈们有什么要求和期望?
 
    答:我总觉得一个人的成功,不仅是他获得多少荣誉,而是他对专业是否精益求精,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自身的品格修养,是否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是否是一个懂礼貌的人,是否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所以对于医学后辈们,我希望能够加强自身道德素质的培养,在文化课和技术方面我相信你们都是极其聪明的学生,但是作为一名医生,良好的个人修养比一两门技术更重要。
 
 
 
(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2000级 曹喆 张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