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名师名医»

花有色香味 人有才情趣
发布日期:2008-10-15 浏览次数: 字号:[ ]
——记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中科院院士韩济生
 
傅冬红/文
 
 
韩济生院士简历
 
    自1979年第一次走出国门,30年来,他走访了26个国家和地区,在国际性学术会议上作大会报告206次,为中国在世界学术界争得一席之地。
    1990年4月21日—4月29日,作为大陆学者访问台湾,是我国正式批准从大陆直接访问台湾的第一学人。
在针刺作用原理研究领域,他的成就受到国内外学术界公认。连续12年获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科研基金,他的系统理论研究成果,以及他发明的“韩氏穴位神经刺激仪”(HANS),对扩大针灸疗法在全世界的应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2005年开始与哈佛大学合作获得了美国NIH的重点基金支持,“韩氏穴位神经刺激仪”开始在美国试用于治疗酗酒、可卡因和海洛因成瘾。
    在他极力倡导,奔走呼吁下,2007年,卫生部发布文件,中国终于有了“疼痛科”,为慢性痛病人带来福音,也使中国在该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
    半个多世纪的学术生涯,他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两次),国家科技进步奖(一次),首届立夫国际中医药针灸奖、首届紫荆花奖,何梁何利奖,北京大学首届蔡元培奖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及世界卫生组织(WHO)均聘请他为学术顾问。已培养了68名博士生、30余名硕士生,16名博士后。
 
    2008年7月,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迎来80寿辰。韩启德副委员长以学生身份题字:“求索奉献 山花烂漫”。求索奉献,是韩先生做人治学的座右铭。山花烂漫,寓意韩先生桃李天下,硕果累累。
 
    与韩先生认识多年,深知韩先生取得的骄人成果与他花费的时间成正比。几十年来他养成了每日晨4时起床后即开始工作的习惯,每天工作均在10小时以上,即使在年过80高龄的今天。韩先生永远都在与时间赛跑,并希望跑在时间前面多做些事情,这样一来,用夫人朱秀媛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理学专家,已退休)的话说就成了一个“书呆子”。而年轻时的韩先生唱歌、游泳、打排球、玩单双杠、滑冰、跳苏联鸭子步舞……作为学校的文体委员兴趣广泛。还特别喜欢动手拆拆弄弄,组装半导体,制作手工艺品,并且还有一手被邻居老太太羡慕的绝活:裁剪衣服。那老奶奶逢人就夸韩先生:“看人家韩大夫,薄的能做的确良,厚的能做皮衣”。文革时候没事可干,韩先生属于心灵手巧的人,自然一些家务等就不在话下了。而这些兴趣爱好随着社会的巨大变化,早已成为了过去时,作为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卫生部重点实验室主任等诸多职务在身的韩济生院士,为了视为座右铭的“求索奉献”进入到“书呆子”行列,并一发不可收,惜时如金,头悬梁锥刺骨。对韩先生来讲,时间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命。于是,牺牲了个人的兴趣爱好,换来了国家的荣誉,个人的荣誉,患者的安康。
 
    韩先生真如夫人说的那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书呆子”吗?
 
    15年如一,特别的贺卡和“年报”带去情谊与祝福
 
    新年临近的时候,韩济生和朱秀媛夫妇在海内外的学生、同事及亲朋好友就会怀着一份期待了,因为每逢此时都会收到一份他们亲手制作的特别的礼物——贺年卡及中英文“年报”,收到礼物的这支队伍庞大到有400多人。这一“惯例”已有15年之久。15年里,韩先生与夫人将一年中最有价值和意义的照片挑选出来,制作成贺卡。电脑不普及的年月,贺年卡都是他们用“笨办法”一张张剪贴的,然后寄送出去,费时费力。尽管如此,二人始终是一丝不苟,乐此不疲,用心制作。现在,电脑可以替代手工解决许多问题,他们就不再像从前那样辛苦。精心选出照片,提出设计思路,韩先生的学生在电脑上给予一些技术上的帮助。用韩先生的话讲,现在制作的贺年卡“科技含量”高了。
 
    不仅给大家发去贺年卡,韩先生还要把一年里研究所和自己都做了哪些主要工作,发生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用中、英文向大家汇报。而这样的“年报”,已经坚持了15年。
 
    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没有任何休闲时间的韩先生,何以15年精心计划、亲自动手,将“贺年卡”和“年报”进行到底?
 
    “人是需要情感的。我们之所以坚持亲自制作贺卡,就是向我们的同事、学生、亲朋好友传递出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挚感情,在新的一年到来的时候,送上我们这两个老人的真诚祝福。我们觉得这件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年过八旬的韩先生如是说。
 
    从这一件小事上,我们理解了韩先生女儿一虹对父亲的一句评语:“爸爸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
每逢元旦,韩老师总忘不了给我们每一个身在海外的学子寄来一张贺卡,捎来一句祝福。其间的亲情,如同父母对子女。给我们的是一份鼓励、一份温暖、一份爱护。海外学子如是说。
 
    的确,这份祝福和鼓励是弥足珍贵的。特别是韩先生在海外的几十位学生,在新年的脚步临近的时候,他们更是怀着一种期待:老师和师母的贺年卡快到了。透过这小小的贺卡,老师把他们的心和国内连在一起,和学校连在一起,和研究所连在一起,和实验室连在一起……这小小的贺年卡成为一条纽带,不仅加深了与老师割舍不断的情感,同时也加强了工作上的联系与合作。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科研工作的进步与发展离不开这些海外留学生的鼎力相助。
 
    每到新年前后,韩先生家的客厅里也会变成一个五彩缤纷的贺卡的世界,那五颜六色的贺卡表达了世界各地一颗颗跳动的赤诚之心。
 
    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是,韩先生以他独特的方式,架起了心的桥梁。
 
 
    热爱生活尽显点滴浪花
 
    韩先生远在美国工作的儿子松平是这样评价父亲的:父亲是一个三句话不离本行的工作狂和书呆子。实际上,他是一个兴趣广泛、多才多艺的人。他对国际政治、历史、旅游有着浓厚的兴趣,在书法、缝纫、电子技术等方面有很深的爱好。他的书法自成一体。他爱唱歌,爱打网球,冬爱滑冰,夏好游泳,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紧张繁忙的工作使他不得不放弃了许多喜爱的东西。他的工作安排永远是紧张无比。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韩济生院士。
 
    走进韩先生的家,你会被这样一种氛围所包裹:叶子绿得发光的巴西木,争奇斗艳的鲜花,阳台上的“水利工程”(假山石)传出的小河流水般清脆的声音(韩先生称之为“巴拿马运河”,并每天工作累了的时候必到这里赏心悦目),电视机旁的福娃,钢琴架上用毛绒玩具设计的“送猪迎鼠”……无不凸显出一种温馨,童心,一种对美好生活的热爱,追求。韩先生的子女远在美国工作,这对80岁老人为自己营造的生活和工作的天地,让年轻人心生羡慕。
 
    装饰柜、酒柜自己设计。2003年韩先生搬到了现在的新家,这是由2套房子打通的。把房子整个交给装修公司不是不可以,但是韩先生认为这样很难体现出房子主人的风格和情趣,乔迁是生活中的大事,喜事,必须要在这件事上做出应有的贡献,于是发挥自己被埋没已久的优势,根据房间的布局,自己设计了客厅的装饰柜及餐厅里的酒柜,量好尺寸,画好图纸,交家具公司定做。不仅如此,买主要家具上,由夫人打前站,先去各家具城侦查一番,做出选择,最后由韩先生拍板定夺。
 
    每个物件都有一个故事。韩先生自己设计的装饰柜共分5层,里面摆放了许多很有特色的工艺品,每个物件的背后都有故事,有值得纪念的瞬间,更有值得珍藏的历史。其中有韩先生到世界各地讲学时对方赠送的纪念品,有在当地选购的特色物品,还有朋友送给他和夫人的生日礼物……韩先生逐一介绍,如数家珍。
 
    “北京大学首届蔡元培”奖,放在了柜子的中央,这是令韩先生最为自豪与珍惜的,是对他一生教书育人及科研成果的最高褒奖。
 
    三个不同颜色的瓷杯是研究所同事庆祝韩先生和朱教授80寿辰专门定做的,上面印有对他们的祝福,其中一只通红的杯子有特点,放进热水后,红色消失,变成了白色,突出显示两老的合影。
 
    韩先生的老师,也是他的引路人之一的季仲扑教授去世后,他们夫妇每年都去看望师母,师母专门从维也纳为他们选购了一只水晶凤凰,头顶漂亮的皇冠,灯光照射下,反射出的光点如编织物上面的镂空。
 
    台湾中医药研究所所长送水晶太极;巴西的色彩斑斓的蝴蝶标本挂画;非洲的贝雕以及韩先生在当地选购的带有东方特色的动物饰品,还有台湾木雕天鹅、南京雨花石、兰州黄河石……
 
    此时的韩先生就像一位博物馆的讲解员,一一向我们道来。而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表演让我们看到这对老人童心的一面,一块原来看上去只不过是块带着树皮的方木头,经韩先生和夫人专门为我们表演后(上下摇晃),一座类似古堡的建筑微雕出现在我们眼前,韩先生说,这是激光雕刻,可谓化腐朽为神奇。他们摇晃的是那么认真,我们也被他们脸上花儿开放般的灿烂笑容所感染。
 
    应央视10台科学的春天栏目邀请(主题是“院士也有爱好”),韩济生夫妇在台上演唱了一曲《雪绒花》的照片也摆放在柜里;还有夫人年轻时梳着辫子的照片及韩先生头戴貂皮帽子的结婚照(当时在哈尔滨工作)。韩先生问我们:“秀媛年轻时是不是非常漂亮?”而还未等我们回答马上自己又跟一句:“我很喜欢这张照片”夫妻恩爱溢于言表。
 
    我们进入到了韩先生的个人领地——书房:整个西墙书柜上全是书,桌上也摆满了书,陪伴韩先生和书籍的还有书桌上的2小盆花和阳台边的一盆绿萝,韩先生说,在书房工作的时候,他会不时地挪动一下绿萝,让阳光均衡地普照,使叶子享受到公平待遇,以免因置之不理而被它们认为韩先生带有偏向性。
 
    笑声满屋,温馨满屋。
   
    在我们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听到的多是两位老人的朗朗笑声(两位都是北医老友合唱团团员,只是韩先生没有时间参与),见到的也多是他们发自心底的笑容。他们感恩于时代,感恩于领导的关心,感恩于大家的帮助。而他们回馈给社会的也是一片丹心:为山区学校建立图书室;为学校青年技师设立“求索奉献奖”;为使戒毒人员回归社会,在科研基地设立“不复吸奖”……
 
    走过金婚,携手未来。在韩先生的心里,夫人朱秀媛就是“大半边天”。彼此相爱如宾,恩爱有加。1998年的某一日,韩先生蹲在床边向坐在床那边的夫人献上了一支玫瑰花,这或许是相声演员兼摄影师牛群一手导演的,但是那其乐融融的气氛也正是他们生活的写照。
 
    韩先生计划,2008年忙完《神经科学原理》(200万字的教科书)第3版、针刺镇痛原理英文论文集(第3集);英文《神经化学杂志》为其出的纪念论文集、北大医学出版社的《韩济生院士》纪念画册及《疼痛学教科书》5个内容,明年将带着“大半边天”夫人出去游游天下,比如新疆什么的。
    朱教授在一旁笑道:“明年说不定你比今年更忙呢?”
    我们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真的说不定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