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医人» 校友人物»

李深和
发布日期:2009-03-12 浏览次数: 字号:[ ]

【人物简介】
    李深和医生,生于香港,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1973年返回香港,1977年通过第一届香港医务委员会医生执照考试,后为基层居民提供医疗服务,并参与社区工作及担任社区公职。历任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医生协会会长、香港医学会会董、香港医学交流会议筹备委员会联络主席,香港西医工会会董、广华医院管治委员会委员、医院管理局九龙地区咨询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香港特区选举会议委员、全国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北京市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并荣获北京大学优秀校友称号。
 
仁心仁术 服务基层
 
    医圣张仲景言医者为“上以疗君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可见,在悬壶济世之时,身怀仁术的医者选择的舞台是非常广泛的。不管是上层精英,还是基层草根,都离不开医者。能为精英行医,必将出入华屋大厦之间,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而替草根阶层治病,虽然少却一些虚名实利,但能为普通民众带去福音,自古以来就为深谙医道的医生所推崇。
 
    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医生协会会长,香港医院管理局九龙地区咨询委员会委员,香港医学会会董李深和医生行医多年来,一直走平民化路线,将自己的仁心仁术奉献给香港的草根阶层。可谓做到了真正的杏林春暖。2006年,特首曾荫权先生授予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荣誉勋章。
 
北上求学   奉贤在心
 
    虽然上了年纪,但李深和医生对人生一直保持着过往的激情。与他交谈,不间断会听到他言及“为人民服务”、“吃苦在先”和“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等一些具有社会主义大家庭服务意识的言辞。哲人曾云:“所学所受决定所作所为。”作为一个香港人,能如此强烈的保有社会主义服务的认同与归属感,必然与他的学习成长密不可分。
 
    李深和医生出生在香港,上世纪五十年代北上大陆求学。考入当时最权威的医学高校—北京医学院(后改名为北京医科大学,现已与北京大学合并),与著名抗击非典的英雄钟南山是同窗契友。1960年,经过五年的寒窗学习和劳务实践,李深和医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入到北医附属第四临床教学医院,即北京市积水潭医院工作和深造。即使远在北京,但能讲所学回报给哺育自己的祖国,十几年下来,李深和医生从未有过远离家乡亲人的凄楚。1973年,由于父亲身体转危,李深和医生在领导的关心下离开大陆回到香港。
 
    客居北京,在大陆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十几年,是李深和医生一生中最重要的十几年。这期间,不但让他学到了精湛的艺术,锻炼出吃苦耐劳的品质,更重要的是培养了他集体主义意识和服务劳动大众的人生观、价值观,为他往后人生道路的选择定下了指标。
 
    对于这段生活条件差、物质匮乏,却激情似火的人生经历,李深和医生一直记忆犹新,至今回忆起来都受用无穷:“当时政府号召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接受再教育,所以我和我的同学们去过很落后的山区,乡下和矿区。当时生活很艰苦,困难也特别多,但大家在一起劳动学习,一起攻克困难,形成一个团体,像一家人一样。我们在一起很团结,大家都没有什么私心,一起提高,共同进步。记得在学校时我的体育成绩不好,钟南山等同学体育特别好,他们带头做榜样,大家相互鼓励,陪我们一起锻炼身体。学习功课和医术时也是互相帮助,后来我们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1973年,基辛格和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逐渐正常化,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也得到恢复。为了与世界正常接轨,中央政府规定来自香港地区和海外侨生可以“自由来往”,即可医返回香港。恰逢此时,李深和的父亲身体不适,母亲也千里迢迢从香港来到北京,希望他能回去照顾父亲。
 
    考虑到家里的情况,自己也在大陆工作了十几年,对于祖国的建设虽然贡献微小,但也尽了自己的一份心力,李深和医生最终决定回香港省亲,叶落归根。由于是家里的独子,李深和医生返港申请很顺利得到了政府的批准,于1973年回到香港。
 
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
 
    回到香港,对于从大陆学成而归的李深和医生而言,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名校科班出身且有十几年行医经验的他本该是社会最需要的人才,可是,当时的港英政府所实行的人才界定和行医管理制度让他颇有“空怀所学,却无用武之地”的无奈。凡是不属于英联邦毕业的医生其资历在香港一律不予承认。政府不颁发行医执照。更为甚的是,如果没有港英政府颁发的行医执照而行医的话,将会被判定为刑事案件。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真正的人才终究不会被长久埋没。经过四年的曲折反复,1977年,李深和先生参加了第一届香港医务委员会医生执照考试。“真金不怕火炼”,很快李深和医生就第一批通过了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考试并获得在香港注册行医的资格,他进入一家公立医院里工作。工作不久,李深和医生便投入到公共屋村为基层居民提供医疗服务。时光荏苒,时至今日,李深和医生在公共屋村工作已经将近三十年了,身为当地人们信赖与爱戴。
 
    与很多人发现了新机遇而放弃安逸的工作不同,李深和医生放弃在医院的工作而走进基层行医,只是基于一个简单朴素的想法,那就是它所说的“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
 
    “当时香港经济迅速发展,外来人口急剧增加,在一些贫民聚集的地方,严重缺医少药。而香港的医生又少,即使有很多懂医术的,但也没有行医执照。那时香港只有香港大学一个高校有医科,而在里面念书的非富即贵,有些学生心里可能看不起草根阶层,不大愿意到基层工作。政府就鼓励我们这些愿意去的医生去基层,为穷人看病。考虑到那些地方真的需要我们这些医生,我就到公共屋村去。没想到一待,就待了这么久。医了人家的爷爷,儿子,现在又医人家的孙子了。”
 
    有一条公共屋村名叫“乐富村”,其所在地原名“老虎岩”,位处狮子山下,据说从前那里有老虎出没,因而得名。后来人们觉得“老虎”不好听,有恐怖感,因而用其谐音改名为“乐富”。当然人多居住后就再没有老虎踪影了。看此名字的改动,可知当时一些公共屋村确实是地处偏僻,比较荒凉。当地的居民也多是从大陆过来者,所建造的房屋比较简陋。初到此处的李深和医生,面对的是缺医少药,不论内科外科都有赖于他一人。无论是青年人的轻病微恙,还是老年人的沉疴痼疾,甚至是妇女的分娩,他基本包办。经常在深夜,他被敲醒去接生。真可谓是“医千人,治百科”。
 
    不久前,李深和先生就收到了一张来自由他接生的小孩的新婚请柬,上面邀请说:“您是第一个带我来这个世界的人。”虽然与新郎久未谋面,如今他长大成人并结婚了,还记得寄来这封请柬,让李深和医生心里非常温暖。
 
力量小却是重要的一部分
 
    回到香港的特殊的经历,让李深和医生对于和自己有着相同或相似经历的人产生了深深的共鸣。为了能够帮助他们,使他们能够在工作中真正发挥自己的才干,实现自己的价值,1995年,在李深和医生等人的呼吁和倡导下,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医生协会宣告成立。协会的会员都是非英联邦院校毕业后,来到香港通过考试领到政府颁发行医执照的医生。协会成立之日,他被推选为会长,并一直担任至今。
 
    对于成立该协会的原由,李深和医生进一步解释道:“当时那些在大陆学习的非英联邦毕业的医生,由于没有执照,不能行医,生活非常艰苦。我们就希望大家组织起来,帮他们考执照,大家也一起相互学习,共同提高,那些已经拿到执照的医生可以为这些即将考试的人提供经验。对于一些不公正的待遇,我们也可以提出抗议,为大多数争取合理的权益。例如,政府对像我们这些非英联邦医生通过了执照考试在行医前的实习要求为18个月,这无疑是过长了,后来我们通过各种方式提出交涉,使当局将实习时间要求回复到正常的12个月。
 
    此外,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医师协会在政治上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用李深和医生的话说,就是“力量小却是很关键的一部分”。他解释说:“我们虽然只有上千人,只是全体选民中的小部分,但对于选举会产生很大影响。因为我们都是团结一心的,凝聚力强,朝着一个方向投票,发挥出关键小数的作用。”刚刚过去的立法会选举,协会就积极参与其中,并呼吁所有执照医生都踊跃参与,对选举产生了重要影响。不光是在香港发挥重要作用,对于大陆的情况,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医生协会也非常关注。四川发生地震后,协会与香港医学会及香港医学会慈善基金会共同筹款赈灾,共同筹集到善款130多万,通过香港红十字会捐给灾区人民。
 
    作为京港医学交流会议筹备委员会联席主席,李深和医生与各位成员同心协力,经过一年来的筹备,于2008年11月8日在香港会展中心隆重开幕。来自香港、澳门和中国内地多个地区及美国、法国、英国、泰国的学者共650人出席大会。使得京港医学交流突破了地域界限,视野更加开阔,议题更加丰富,更具深远影响!
 
值得回忆的一天
 
    2008年8月8日是中国历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天,同样,这一天对于李深和医生也是终生珍藏的回忆,因为他应邀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鸟巢”见证了整个奥运会开幕式的过程,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独具中华特色的史诗般的表演和火炬熊熊燃起,让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心潮起伏不已。
 
    如今,奥运已经过去了,所有人都得平复激动的心情,重新投入到建设祖国各项平凡而伟大的事业中。年逾古稀的李深和一生从来没有考虑过退休,而是继续服务着基层。“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相信李深和医生以后的天空定是夕阳无限好,霞光万里红!
 
(胡焕   汪建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